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重生]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阿纲纪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姚黛还是高估了自己。

原本是打算把电脑还给蒋骜的时候顺便把自己的电脑拿回来,结果每天气温都很高,她跑一趟又不方便,后来就自暴自弃地想,等着广告牌做好后宋明他们去安装的时候再跟他们一起去。

还没等广告牌做好,蒋骜就打电话来讽刺她是不是打算让她的电脑在他那儿孵鸡蛋。

姚黛气得要命,心想:就知道指望不上你,你的耐性可比我预想的差太多。

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恶从胆边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你这个人真是奇怪的很,说要别人干嘛干嘛的是你,动不动就不耐烦的人也是你,讨厌死了。”

她这话里不自觉带了几分娇嗔的意味,惹得童甜一脸惊诧地看着她。

姚黛意识到事情不对,但说出的话已经不能收回了,她有点后怕。

果然,那边沉默了几秒后,传来蒋骜的低声警告:“你过来。”

童甜八卦地冲她挤眉弄眼,姚黛对她摆摆手,示意她别瞎掺合。

她挺了挺小胸脯给自己打气,后怕归后怕,但底气还要装得足,仗着不在他跟前,她便恶狠狠地回道:“不来,在上班,没空。”

“那你休息的时候自己来拿,不来我就扔了。”那边说完话,一秒不停地挂了电话。

姚黛听着耳边的忙音,半晌才憋出一句:“扔就扔,怕什么。”反正他的**本还在她这儿,她又不吃亏。

但姚黛就是个嘴上逞强、其实内心怂得要死的人,一逮到休息时间,马上提着蒋骜的电脑巴巴地跑过去了。

广告公司时间弹性大,除了姚元每天都守在公司以外,其他人在周末可以任选一天休息。

因为星期六上午要给陶晟婉上课,所以姚黛选择了这天。

恰好这个星期六陶晴要带着陶陶回老家看外婆,课程就取消了,这对姚黛来说是个难得的、能休息一整天的日子。

姚黛到“J.A”的时候蒋骜正在酒吧门口打电话,他仍然不邀请她进去坐坐,只是指了指停车场停着的车,让她自己过去。

姚黛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他前几次开的黑色路虎,只能走到跟前看车牌号,猜测哪一辆是他的。

还没看完那一排车,后面传来“滴”的一声,姚黛回头,白色车子的车灯闪了一下,蒋骜的手重新插回口袋,懒懒地收回了目光,依然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着电话。

他换了车子,和之前的揽胜相比,居然是一辆低调得不能再低调的宝马X系。

姚黛走过去打开后座车门,看到了自己那本轻薄的白色笔记本,她把蒋骜的放进去,伏着身子去拿自己的。

车子停在露天停车场,完全没有遮挡,被烈日晒过以后,车内闷热到极致。

姚黛摸到电脑包的提带,往回缩着身子打算站直。

驾驶座的门突然打开了,蒋骜弯腰把车打响,让空调先吹着,然后伸手在储物盒里摸出一根烟咬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跟姚黛说:“陪我去个地方。”

直到车子行驶在人烟稀少的乡道上,姚黛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那个人,怎么可以在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时,就强行把她塞进副驾系上安全带,拖着她一路出了市区???!!!

简直就是土匪啊!!!

蒋骜一边开车一边跟她解释,只是去陵市底下的一个小县城拿东西,很快就能往返。

他语调是一贯淡然的漫不经心,姚黛还在气他刚才强行将她塞进车里,不想搭理他,只能自我安慰:反正在家休息也是睡半天觉,就当出来看看风景算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我们蒋少爷可是从来不屑于跟别人解释的。

临近中午,气温达到了顶峰,小路两旁的田地里,作物都晒蔫了劲。

蒋骜开车一向野得很,在城区就不说了,在这人少车少的乡道上他更是放飞自我,根本不管限速的标志,硬生生把油门踩到了八、九十码。

姚黛撑着下巴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车内的气氛有些许尴尬。

右边的小岔路里突然闯出个骑三轮车的大爷,姚黛心跳加快,指着那处叫道:“有人!”

蒋骜扭头瞥了眼,骂了声“草”,他猛地往左打方向盘避开,车子滑出去老远后听见车胎轻微的响声。

蒋骜踩了脚急刹,车子停在了路边,老大爷浑然不知刚才发生的惊险一幕,踩着三轮车慢悠悠地走远了。

姚黛心有余悸,整个后背都在冒冷汗,她本来不想跟蒋骜说话的,可火气实在忍不住,她提高了音量问他:“停这儿干嘛?”

蒋骜心烦意乱的点了根烟,指着轮胎气压灯道:“车胎扎钉子了。”

姚黛深吸一口气,问:“备用胎呢?”

“没有。”

在车里干坐了一会,直到蒋骜抽完那支烟,他又重新发响了车子。

姚黛:“不是扎钉子了吗?”

蒋骜已经有点不耐烦了:“防爆胎,扎了钉子还能开八十多公里,到了镇上找家修车厂修。”

姚黛被他那语气凶了一下,虽然忍着没还嘴,但心里记了仇,转过脸愤怒地瞪着他。

蒋骜装作没看见,专心开着车,姚黛锲而不舍,盯了好几分钟后蒋骜终于投降,他咳了一声,不自在地说:“好了我错了,别盯着我看。”

姚黛傲娇的哼了一声,收回了视线。

小镇离陵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镇上,蒋骜打了个电话,然后把车扔在了修车厂。

不一会,一个个头不高,肤色黝黑的男人开着一辆三菱过来了。

男人叫赵浩宇,是蒋骜大学时期的哥们,毕业的时候他原本找了份在金融公司上班的工作,可惜时运不济,在乡下的母亲得了重病,他是家中独子,只能放弃这份优渥工作回到老家照顾母亲。

蒋骜这人平时看着玩世不恭,但对于赵浩宇的决定是打心底的佩服。

赵浩宇头脑聪明,他一边照顾母亲,一边另谋出路,后来就想到要种植果园。

想法归想法,但家里的积蓄全都用来给母亲看病了,实在拿不出多余的钱,这事也只能先放置到一边。

后来蒋骜不知道在哪儿听说了这件事,给他打了笔钱让他先拿去用,以后再慢慢还。

没想到这果园还真弄起来了,虽然也走了不少弯路,但收益渐渐的好了许多。

赵浩宇很是感激,每过一段时间都要给蒋骜送点新鲜水果,蒋骜知道他这一路也不容易,不收又说不过去,只好说他们家西瓜不错,别的水果他不爱吃,于是每年夏天西瓜熟了的这段时间,赵浩宇要是去陵市的话,都要给他带一些。

不过今年情况有点特殊,因为赵浩宇的媳妇临盆在即,他抽不开身,只能让蒋骜自己过来拿。

姚黛不知道中间这些曲曲绕绕的,她虽然不想理蒋骜,但不会迁怒别人,因此对赵浩宇还是有个笑脸的。

赵浩宇看见姚黛有些讶异,不过蒋骜没有主动介绍,他也就没多嘴问,只是跟姚黛互相报了名字。

赵浩宇的家就在果园旁边,是个二层的小洋楼,有很大的院子,院里种着花草还有一些蔬菜,养了两只猫,一条大黄狗。

姚黛跟着进门,大黄狗冲到赵浩宇面前吐舌头摇尾巴,又蹭到姚黛腿边嗅。

姚黛很喜欢小动物,但是一到夏天露腿的时候,看见狗就特别害怕,因此母亲章女士经常嘲讽她是叶公好龙。

大黄狗长的高大,在姚黛身边嗅来嗅去,她提着包僵直着身体,动也不敢动。

蒋骜原本走在前面,后来回头发现姚黛不走了,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心中了然,便生了要逗一逗她的想法。

他走到她跟前,也不说话,就抱着手臂,眯着眼看她,一副“你求我啊”的嘚瑟劲。

姚黛咬着唇誓不开口,眼里的惊恐却暴露了她。

蒋骜原本只想逗逗她,见她不搭理自己有点没趣,伸出小指对她勾了勾。

姚黛还是不想理他,但抵不过大黄狗的虎视眈眈,只能快速跑到蒋骜身后,一把揪住了他腰间的衣料。

那狗也奇怪的很,根本不敢靠近蒋骜,委屈巴巴地看了姚黛一会,灰溜溜地到树荫底下躺着了。

姚黛一脸不情不愿,大黄狗一走就立马松开手,连走带跑地往屋里去了。

赵浩宇的媳妇长的很清秀,因为怀孕的缘故脸上有些浮肿,姚黛听赵浩宇叫她玥玥,就跟着叫“玥玥姐”。

午饭是赵浩宇做的,柴火灶煮的饭很香,一锅玉米排骨汤,一盘芹菜虾仁,两碟凉拌菜,一盘炒青菜。

姚黛以为蒋骜那样的人,天天在外面瞎闹,应该对这种农家菜不太感冒,没想到他吃的还挺香。

饭后几人聊了会天,熬过了最热的时段,四点多的时候赵浩宇送两人去镇上取车。

姚黛跟着混了顿中饭,怪不好意思的,走的时候一直跟玥玥道谢。

玥玥第一次见蒋骜带女孩过来,以为是他女朋友,就说到时候生宝宝了要姚黛一定过来看看。

姚黛不好推脱,犹豫着答应了。

到镇上提了车,回去的时候姚黛心情终于好了些,戴着耳机听歌。

听到兴头上,她跟着哼了两句,蒋骜没做声,等过了比较颠簸的那段路后,他突然开口:“你应该是唱跑调了。”

姚黛忘了之前自己还在生他的气,扯下耳机问了句:“你说什么?”

蒋骜敲着方向盘,重复道:“我感觉你好像有点跑调。”

姚黛:你知道我唱的哪首歌???

在她疑惑的眼神里,蒋骜报出了歌名,姚黛窘迫极了,默默向他发射怨毒的眼神。

剩下的路程,姚黛便再没有跟他说一句话。

延伸阅读

尼柯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xqyi.shtml
尼柯材料包括改性尼龙,特种改性尼龙,长碳链尼龙,以塑代钢复合材料,合金材料,改性复合

范饭先生铁锅煎肉饭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60h0.shtml
范饭先生绝非泛泛之辈……范饭先生铁锅煎肉饭铁锅煎肉饭知名品牌范饭先生的故事:夜已深,

英格莱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jnx.shtml
湖南英格莱洗涤有限公司九尾冲洗涤器材事业部总经理王润秀,在长沙从事洗染行业20多年,

一休擦鞋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7s5.shtml
一休专业皮具护理的前身为“徐记擦鞋店”,2006年8月正式成立“一休皮革护理加盟连锁

朗文3H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gg0z.shtml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方方面面都充满着激烈的竞争,父母为了让孩子在人生的道路上能够领

晗朔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pqw2.shtml
晗朔床上用品批发的四件套、被子、凉席、蚊帐、枕芯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安然居装饰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dicw.shtml
安然居装饰装修是一家从事室内外设计与施工的装饰企业.经过多年磨砺的安然居,已成为一家

莱曼工业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s2gs.shtml
苏州莱曼工业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位于中国长江三角经济强县昆山市,成立于2005年,是一

众诚鑫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g7ns.shtml
众诚鑫楼梯在产品不断推向市场的同时,不断改进产品的设计、生产、销售、管理体系,始终坚

七太阳影视加盟  http://www.seeclicshop.com/gcz3.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歌唱的向日葵在线阅读莫名其妙得了个系统?

    “再来一盘”“可是老板,您…………”“没什么可是,知道我是老板,就要服从。”“好吧。”奇怪的对话,在张曜煊的别墅内响起。面对厨师略微惊恐的小眼神,张曜煊无动于衷。原因是他正在和食物在战斗,无暇顾及其他。终于,过了半小时,张曜煊满意的擦了擦嘴。他挥手示意厨师停下,站起身来离开了客厅。会有人收拾好客厅,

  • 解忧小凉皮儿巫女终于找回场子

    宗震烁先开了口:“你没看过我的伤,怎么知道这毒能解?”他终于找到那日两人答应交易的时候不对劲的地方。高梵停住脚,挠了挠头发,有点语塞。她回头走两步,两人脚尖贴着脚尖。高梵踮起脚仔细的捧起宗震烁的脸看,宗震烁想躲,忍住了。高梵放下,拍了拍他的脑袋,毛发出其意外的柔软,她退后一步,手插进大衣里。“你身上

  • 轮回汉末在线阅读鸿钧很懵逼 (求收藏)

    秦通手里的魔刀,一点点收割着前方三族子弟的性命,一些来不及躲闪的魔兵,同样难逃一死,不过,这些魔兵身上,并无精血、唯有不多的怨气!时间宝贵,若想捞上一笔,只能靠着绝对无敌的时间,算计鸿钧一波!反正这厮讲道紫霄宫,最后也要分宝!秦通心里的魔气,强化着他的贪婪、嗜杀、狠辣,虽不会消磨神智,可也彻底改变了

  • 异世情缘(女尊)之第十八章 打不过,靠吓唬(10)

    鬼奶奶!医院附近的鬼老大!清末死后就当了“钉子户”,现如今已经一百五十多年,修为高深,元气值至少过万,即便大白天,也敢出来嘚瑟。肖雄!三流大学的三流学生!莫名其妙成了小偷,偷的还是判官笔,距今已经三天了,目前拥有15点元气值,比普通人稍微强点,会“四大字决”,括弧:时间限制三分钟。两厢对比,傻子也能

  • 西游:我,作死唐僧!在线阅读第九节

    晚上,元冥把百货大楼突然倒塌,以及遇到的一连串的怪事告诉了师父。霍明远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头绪,只是一再地叮嘱他们做事情要更加小心。霍明远原本是计划让他们等几天再去拜访神秘岛上的怪老头儿------帕特里克·威尔森。但以现在的状况来看,霍明远怕夜长梦多,于是让元冥他们明天便启程,去神秘岛向威尔森借一艘潜

  • 万界淘宝店在线阅读传承之果

    “阿浅,你饿吗?”夏清泠的胳膊搂着夏清浅,右手轻轻理着夏清浅凌乱的发,夏清浅不会梳这古人的发型,就念着自己还是个孩子,整日也不搭理。夏清泠每日帮她简单的绑了两根散把,也只是让这头发看起来不至于太乱。“饿啊,要是能把树上的果子摘下来吃就好了。”夏清浅倚在夏清泠怀里,望着头顶上高高挂着的十颗五色果子。这

  • 『Jimin』朴智旻:是朴先生的宝贝呀在线阅读第1节

    2050年的一天,某普通大学工科某系的,大三学生刘征从实验室回到宿舍。他最近为了期末的课程设计,已经泡在实验室三天了,总算是通过了导师的审阅,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刘征躺在松软的靠椅上,伸了个懒腰,唤道:“艾艾,我渴了。”角落里呆萌的机器人,立刻走到饮水机旁,倒了杯温开水端过去,刘征喝了一口放下。食指

  • [FGO]Chaldea Cafe在线阅读第七章

    星期一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灰雾照射入哥谭这个奇特的城市,才让人觉得压抑的心情得到片刻的疏解,清晨,永远是哥谭最为祥和的时候,上夜班的刚下班,打算开始一天大动作的工作人员们还没开始行动。就好像大家都约定成俗的,没有人会去打扰哥谭最为安静的时刻。听不到枪响,也听不到警车刺耳的呼啸声。“砰砰砰。”“少爷,

  • 都市之时间掌控者在线阅读第9章

    一颗子弹直接命中对方的脑门,可是二阶变异兽的防御还是很高的“嗷呜…”一颗子弹就这样嵌在变异猫的脑门上猫就是猫,即便是变异了,一些习性还是没有改变的只见这只领头的变异猫被子弹命中后,竟然直接躺在地上,在不断的打滚一双爪子想要去摸伤口,但是又因为疼痛而不敢去摸,那个样子十分的搞笑“砰砰砰……”王昊也不放

  • 都市之我有十万条命第7章在线阅读

    肖燃黑色的眸格外认真。他轻声的哄:“你从小到大都这么乖,这次也听话一点,别总想着离开我。”秋天的阳光不算炽热,风吹来,有些凉意。宋温言不知想起了什么,唇色忽然白了下来。肖燃蹙眉,扶车的手松开,自行车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他连忙捧起她的脸:“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宋温言偏头不看他,想推他。肖燃抓紧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