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师尊今天也在沉迷养崽[穿书]之空中营救

作者:山风满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刚被架上飞机,女孩儿脖子就被牢牢锁住,是一个带着黑头套,穿淡紫色丝裙的女孩儿,同时一把雪亮的匕首,紧紧贴着她的脸,她能感觉到刀锋的寒冷锋利,并隐隐闻到一股腥味儿。

卡宾枪一阵急速点射,剩下的两个人倒在登机口,背心冒出血来,紫衣女缩着脖子,全身都隐藏在白裙女孩儿身后。

院子的矮墙上,战神单手持枪,一阵连发扫射,子弹哐哐哐地打在驾驶舱侧面的防弹玻璃上,弹头虽然被弹得四处乱飞,上面还是留下了无数的裂痕……

“你只要敢过来,凤千羽就必死无疑!”

紫衣女孩儿右手一挥,匕首划过光洁如玉的脸,鲜血顿时流了下来,那个叫凤千羽的女孩儿,只是忍痛咬着牙,接着刀光又是一闪,她还来不及低头,匕首就插进了心脏所在的位置,丰满高挺的峰峦下部,很快被鲜血染红。

“刀尖再进半寸就是心脏,如果不想让她死,就赶快扔下枪,所谓的灵基计划,我完全可以不要,看到这张狐狸精脸,我就想毁了她!”

战神不等她说完,就把卡宾枪扔在地上,紫衣女手臂一震,匕首就离开凤千羽的心口,闪电般射向战神的脑袋,与此同时,一支G18手枪,出现在凤千羽腋下,叭叭叭一阵响,一匣子弹全部射了出去。

枪声一响,战神就倒向矮墙外,还听到咚的一声,凤千羽心里一沉,这么强的人,怎么这样就死了?

“立即起飞!”

紫衣女挟持凤千羽进去,舱门立即关闭,螺旋桨开始盘旋。

虽然挨了两刀,但凤千羽只是按着伤口,坐在紫衣女对面的椅子上,紧紧皱着眉头,从头到尾都没有哼一声,她仔细打量了一下,机舱里除了她和紫衣女孩儿,就只有两个飞行员。

单是从紫衣女锁喉的力度看,凤千羽就非常清楚,无论怎么反抗都毫无用处,因此她不想作死,也懒得废话,只是心里有些疑惑,从声音判断,这个女孩儿并不是熟人,可对方把自己当成了情敌,才惦记着自己的脸。

明明没有恋爱过,哪来的情敌?

直升机开始升空,一个人影窜过去,攀住飞机的起落架,双手微一用力,人就站在起落架上,飞机越飞越高,越过龙岛,向东边的大海飞去。

凤千羽忍着剧痛,目光看向依然戴着头套的紫衣女,只是一瞬间,她就垂下了眼帘,心跳却不由自主加速,因为她看到了青铜面具,而且正在往舱门玻璃上,小心地粘着高爆塑胶弹。

战神居然没死!

仅仅只是炸防弹玻璃?还是连紫衣女一起炸死?

毕竟紫衣女的脑袋,正靠在窗户上,尽管非常凶残,可没有审问清楚之前,就这么炸死她,难免有些可惜。面对这样的爆破,凤千羽虽然有些担心,但直觉告诉她,战神非常专业。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紫衣女被冲击波和钢化玻璃猛力一推,顿时晕倒在地,同时一个人影飞进机舱,手里的黑沙鹰开了两枪,两个驾驶员刚转过头,脑门上就挨了一枪,战神俯下身子,收掉紫衣女身上的武器,同时伸手扯下头罩,露出一张娇艳欲滴的脸。

“认识吗?”

“不认识!”

战神的声音带着金属质感,显得非常难听,凤千羽知道,这并不是他本来的声音,而是有意变声之后发出来的,飞机变得颠簸起来,战神忽然伸出左手,拦腰抱起凤千羽。

被一个陌生男人突然抱住,凤千羽难免心慌意乱,脸上如火烧一般,她又不是坐不稳,干嘛这样抱着她?可面对这么一个杀人如麻的家伙,就算心里有什么疑虑,她也不敢有任何抗议。

战神几步跨向驾驶舱,随手将两具尸体扔在后面,坐到驾驶位上,又将她塞进怀里,才伸手按了几个钮,拉了几下操纵杆,飞机很快就稳定下来,然后掉头,开始往回飞行。

做着这一系列动作,战神显得从容淡定,游刃有余,凤千羽暗暗松了口气,这个人看上去,好像并不是绑匪,这样的身手如果是坏人,那还真是麻烦,那帮人为了绑她,就因为遇到这个家伙,十五六个人,几乎就是团灭。

战神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纸包,双手用力一撕,原来是真空防水纸袋,里面是两张膏药,他将一张膏药撕开,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凤千羽忍不住皱紧眉头,眼睛盯着那个青铜面具,却不敢说话。

“很臭,但这个味道不仅可以解毒消毒,还能疗伤祛疤!”

那把匕首果然有毒,难怪有腥味!

正自出神,一只大手突然抓住凤千羽,将她按着伤口的手拿开,膏药就贴在她的脸上,接着又要去撕另一张膏药。

只是微微愣了愣神,凤千羽立即反应过来,剩下的半边脸瞬间就红了,她赶忙环过右手,与按着伤口的左手交叠在一起,紧紧地护着自己高耸的双峰,然后抬起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战神。

面具下的嘴角扯了扯,那双眼睛迎着凤千羽的目光,她立即变得惊慌失措,那张日常冰冷的脸,已经艳若红霞。

“血不怎么流了,到医院再处理!”

“我就是医生!”

“你是男人!”

“神医大都是男人!”

“神医?弄张膏药都这么臭,典型的江湖郎中!”

战神不再说话,伸出手指拂了一下,凤千羽只觉肩贞穴一麻,浑身立即变得酸软,她的心里,瞬间就变得非常绝望。

“混蛋,我不许你乱来!”

没有回应,战神将她的手拿开,伸出食指轻轻一勾,吊带礼裙的带子,就滑下了瘦削的肩膀,可这并没有什么用,他用食指勾着,用力往下一拉,高耸的峰峦才露了出来,凤千羽脸红如血,战神也瞬间愣住。

“有这么省钱的吗?买个罩罩都舍不得?”

凤千羽杀人的心都有了,可是她说不出话,两片娇软的嘴唇,已经完全僵住,眼睛里飞出的,都是一根根锋锐冰冷的利箭,如果目光能够杀人,战神已经被她杀了一千次。

高定礼裙还戴罩罩,那不成波霸了?

可这样的话,就算打死她,凤千羽也说不出口,虽然她一贯冰冷,可这个地方,还从来没有被人看到过,她怎么可能不羞不怒?可是现在这个样子,她连抗议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又是一股恶臭,只听啪的一声,膏药就拍在她的伤口上,准确地说,应该是峰峦的根部,从面具的牛眼睛里,发出来的两束光,明显在那个点上聚焦,凤千羽满脸怒色,咬牙切齿,那神情所代表的意义,已经再明显不过。

“我要杀了你!”

可凤千羽不但杀不了,也动不了,虽然看不到面具下的表情,可他的呼吸变得粗重,所幸他的目光转向别处,没有继续流连,然后一个手指伸出来,笨拙地勾着礼裙往上提。

一种触电的感觉,凤千羽顿时觉得浑身酥软,他的手指碰了一下,又是一下,虽然仅仅只是指背,可她心里的愤怒,就如火山一般,偏偏又被深深地压抑。

感觉到小指一勾,吊带重新回到肩上,同时肩贞穴上透进一股热流,她的身体忽然就能动了,只是短暂的怔愣,她忽然抓住战神的手臂,就狠狠地咬了下去,直到一股血腥灌入口里,依然不觉得解恨,她只想咬下一块肉。

战神的另一只手,正在从容地驾驶着飞机,外面电闪雷鸣,风雨欲来,海岸线已经若隐若现。

“如果喜欢,那口肉就赏你!”

好静,凤千羽觉得无趣之极!

只有发动机和螺旋桨的声音,窗外已经下起暴雨,狂风卷起雨水,从炸坏的窗洞灌进来,也飘进了驾驶舱。

看不到脸,自然看不到战神的表情,虽然依旧羞怒,可凤千羽一点成就感没有,她只好松口。一只手突然揽住她的腰,接着身子飞起,人就稳稳地坐在副驾位置上,她明显愣住了。

不想继续抱着?不想再占便宜?

她的心里,居然莫名其妙地有些失落,这个坏蛋,不仅被他看了,还被他摸了,可他长成什么鬼样儿?到现在也不知道。

“极品!”

听着这两个字,凤千羽明显呆住,脑子转了好一会儿,可还是没弄明白,这两个字到底什么意思?

“标准的水滴形!”

这个混蛋!

袭了自己的胸,还敢若无其事的评价,如果手里有枪,她只想毫不犹豫爆他的头,袭胸都是光天化日,至少还隔着衣服,现在一样是光天化日,不仅被他扒光,还被他又拍又摸。

“流氓!你不得好死!”

她能想起来的,就只有这两句话,而且说出来之后,她立即咬住嘴唇,发誓再也不跟他说一个字。

“我是医生!”

虽然刚发完誓,可听到这样的诡辩,她哪里还能容忍?

“谁让你治了,我同意了吗?就你那眼神,明明就是色狼,如果既是色狼又是医生,对女病人而言,无疑是灾难,你放心,只要有机会,我一定杀了你!”

“战时救护,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意见,如果有必要,完全可以全部脱光,在部队的时候,无论男女伤员都求着我治,你别不知好歹!”

凤千羽正想说什么,战神忽然侧身,挥掌格了几下,又一掌劈了出去,她一回头,就见到一个紫色人影,手上是擒拿招式,快捷狠辣。

交手没几招,头顶传出轰的一声巨响,肯定是主轴断裂,飞机向海面栽了下去,战神忽然飞身而起,脚在驾驶台一点,就向紫衣女扑了过去……

延伸阅读

[综英美]我已经是条废龙了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yamanzy.cn/d6m3.shtml
话说,当日白莞怡进宫给自己的姑母,也就是当朝皇后白秋妍请完安,回到府中便一直惴惴不安

[综漫]捉到一个活被被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yamanzy.cn/ua8v.shtml
第一章大事不妙“听说今年刚拿下东京电影节国际影后的时锦最近小腹微凸疑是未婚先孕,请问

美漫:钢铁侠叫我爸夏令营  http://www.yamanzy.cn/gmbb.shtml
是曹彦东,张老师继续往下看,果然不出她所料,曹彦东直接走向林宇齐的位置,拿起小老虎,

老爸上错身之谁敢动夏夜!【5,求收藏鲜花】(4)  http://www.yamanzy.cn/seo6.shtml
“噢?”听到此声,夏为站起来,饶有兴致的朝身后看去。一个五人小队走了过来,看名字应该

火影:我能听到提示音在线阅读豪门葬礼  http://www.yamanzy.cn/soz4.shtml
天色擦黑的时候,陶宁终于在一群人的摆弄下变身成了另外一个人。也许是这几十天里,她生活

玄幻之我融合了神性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yamanzy.cn/sxtu.shtml
姜瑶月这才有些诧异,这般的虞容璧不是她记忆中常规的样子。怎么想到的?姜瑶月脸上露出点

我的精灵不寻常又暖又坏  http://www.yamanzy.cn/an4p.shtml
呼啦再次围上来的印度人,如同一堵厚重的墙,挡住了唐玥的视线。唐玥踮起脚尖儿,去寻找那

鬼见了我都发愁初涉算核  http://www.yamanzy.cn/uh59.shtml
一口气跑出了这片危险的森林,聂天明一想到,那两只傻乎乎的天黝豹回来后,看见石碑再也不

都市之最强上门女婿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yamanzy.cn/nzc5.shtml
四楼,高二(七)班,吕梓沧一把扯过傅彦手中的漫画书,坏笑着在他面前晃晃。“兄弟,你拿

重生之三娘家事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yamanzy.cn/pig7.shtml
等甄英俊反应过来的时候,陆秋水的倩影早已消失在出站的人流之中。不过已经没有办法了,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光影玄界在线阅读第二节

    唐华梦到了自己的妈妈,她一直在找唐华,找的好辛苦。可是梦里那个世界的唐华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唐华的妈妈怎么找都找不到。唐华想叫一声妈妈,所以他大喊了一声。可是他妈妈没有听见,唐华还想继续喊下去,可是突然发现自己出不了声了……天牢内,唐华一个激灵从地上坐了起来,发现旁边站了两个人。“你们是谁?这里

  • 网游之系统掌控在线阅读第3节

    古月看到张亨领了便当,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逃。但紧接着他就联想到——往哪逃?这里可是脑虫的大本营,虽然有数十条通道,但全都有变异昆虫把守,出去的话铁定悲剧。与其面对那些凶残的变异昆虫,怎么看古月都觉得眼前的脑虫似乎比较好欺负。“拼了!”古月微微咬牙,立即滚到张亨身边,他伸手一拉张亨的袖子,果然手术刀

  • 穿成霸道校草的学神初恋第三章在线阅读

    新官上任三把火,虽然王生这个队长跟官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是既然村长这么相信自己,自己就要对得起村长的这一份期望,好好的为村子,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当天晚上散完会后王生回到家里坐在凳子上就开始思考,到底该选哪些人加入自己的小队,首先虎子,狗蛋,石头。是肯定叫上,虽然他们年纪还是小但是也算一份战斗力,

  • 导师,我还想留级十万年!在线阅读第十节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朝朝一秋带月如初走到桃花林前,彬彬有礼地说了句:“月姑娘先去楼上等吧,我去前面招呼客人,就不送了。”月如初看着桃花林里隐隐露出一角的小楼,目测了一下并不远,于是说了句好就走了进去,心说反正朝朝一秋不在眼前反而舒服些。走着走着还不禁赞叹,这桃花林做得真好,果然是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美

  • 拳皇之少林传人在线阅读第5节

    车走起,似乎是哪里的接缝错了位,随着车行是一阵阵的吱呀声,扰得人烦闷。贾裕褪去湿透的鞋袜,又让小鬟帮忙拧干衣服,嘶啦啦几声,车厢里的地也湿了。小鬟见贾裕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知道她精神还未好全,也不敢不多话,只得安静在一旁陪着,等到了李婉的住处,贾裕已是昏沉沉不知何时何处了。李氏被贾充安置在了外头

  • 纵横异世之剑如虹第十章在线阅读

    不悔(四岁)小小只的杨不悔在家门前等着下学归来的卫洵,杨不悔:“阿洵哥哥!阿洵哥哥!”不悔都是卫洵回来教不悔念书的。卫洵(九岁)下学归来,一生学子白衣,此时的卫洵已有一米四五,是一翩翩小少年郎了,丰神俊貌,已有举世之向。而不悔(一米小人)脸上婴儿肥改为褪去,眼睛随了母亲晓芙,大且水灵,睫毛也长长的,

  • 春风十里之玉扇公子第9章在线阅读

    初一的第一的学期结束了,同学们陆续的交完了期末试卷,走出教室门口。本来就不大的校道,此刻被前来的家长们围了个水泄不通。保安大叔,也只有在开学初和学期末是忙绿到不停的飙脏话。也许,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骂什么。杜小尹看见严若恒拉着行李箱伫立在校门口,“我想你在等人吧。”果不其然,那个背影的女主角欢快的跑了过

  • 骨血在线阅读第一章

    “百乐,你觉得我们班哪个最帅啊,要我说啊,一个都没有。真是的,想早恋都找不到一个像样的。”陈诗诗在百乐旁边絮絮叨叨,注意到百乐一副神游在外的样子,忍不住用手肘顶了顶她的手臂,“百乐,你有没有在听啊?”“呀!”百乐猛地回神惊叫一声。“干嘛?”陈诗诗被她吓了一跳。百乐扭过头拧着眉对陈诗诗说:“诗诗,我忘

  • 漫威之华夏龙组在线阅读第一章

    “爸妈,我去学校了。”阳光,微风,花香。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清晨,穿着整齐校服的少女在与爸妈告别后,缓步向学校出发。她叫汪晓兮,在芭乐高中读高三,父亲汪天养是一名牧师,母亲是家庭主妇。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大她两岁的哥哥,虽然他平时在家是一副乖宝宝的模样,按时睡觉祷告,还会主动帮爸妈刷碗洗盘子,但谁能

  • 末世之异火重生在线阅读第6节

    这一天,氿翔镇镇中心的广场上热闹非凡,擂台周围聚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听说今天是宁府的二少爷跟他以前的侍从争夺冠军啊!”“怎么可能!他的侍从怎么敢跟主人叫板?”“哎呀都说了是以前的侍从了。这个侍从名叫陆珂,在十几天前,陆珂不小心扯坏了二少爷宁邦的衣服,被宁邦和宁诺赶出了宁府。”“别吵了别吵了!快看,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