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对偶名声初显

作者:若榆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成理了个精神的毛寸,加上他身上一种恬淡的气质,晓红有点发呆。

“强子,你理不理?”林成借机问李强,打断了晓红的注目礼。

“算了,你看我还需要理么?”李强摸了摸自己几乎是全光的卡尺头。

两人出了晓红发屋,沿着温泉街一直往西,向龙泉浴池走去。

龙泉温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有了,附近十里八乡都习惯去温泉泡泡澡,解解乏。龙泉浴池本地人都叫:龙泉汤。龙泉以汤闻名,大门旁的大石头上三个大字金光闪闪:龙泉汤。龙泉浴池本是镇政府的产业,改革开放以后,龙泉浴池就被本地有势力的人承包了,生意却更红火了。

林成和李强刚进门,旁边沙发有个光头的小伙子就迎了上来,“强哥来了啊,强哥今天来个什么项目?”

“哟,大飞啊,今天你值班啊?我们就随便泡泡”李强转身对林成说“这是大飞,滩上村的,认识不?”说完又对大飞说“这是我兄弟,林成”

林成和大飞互道着你好久仰。

林成和李强进入浴池中舒服的泡着,林成泡的是这三年久违的澡堂,李强泡的是经常光顾的老地方。林成在山中已经习惯了,不管春夏秋冬,都是冷水洗身。刚开始,冷水及身,林成还总是哆哆嗦嗦,后来随着内功的逐渐增强,现在已经是寒暑不侵了。

李强对林成详细的讲解着大飞的出身“大飞是跟咱龙泉的老大霸哥混的,霸哥手下有大飞,虎子,斌子三个,大飞他们三个又各自带了十几个小弟,现在在咱龙泉基本都是可以横着走的。”

“那你是跟谁混啊?”林成想起大飞对待李强恭敬的态度

“嗨,我一般在市里玩的,认识几个市里的人”李强也没对林成说太多,都是发小,说多了未免有显摆的成分。

“这么多年没见了,一会咱哥俩去喝杯?”李强提议

“好”

两人泡完到了吧台,李强掏出张百元大钞,“不用找了”

吧台收银员看到是李强,立马拿着钱追了出来,把钱递给李强道:“强哥好,飞哥特意嘱咐,强哥的消费免单。”

李强看了看跑的气喘吁吁的收银员,没接,“就给你当你追哥的小费吧。”说完哈哈大笑,看到小服务员有点忸怩,林成也笑了。

李强一挥手:“走,咱哥俩喝酒去”

月影酒店坐落在龙泉正中的一排双层楼上,原先是镇粮食局酒店,是镇政府接待酒店,镇政府的吃喝宴请都在这里,吃饭总是签单,后来不出意外的被政府当官的吃倒了,现在被霸哥的妹妹以低价买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酒店。

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先叫了一瓶当地的白酒-文登学,点了辣炒土鸡,酱爆肚,辣炒嘎啦,清伴黄瓜。边吃边聊。

两人聊了些童年趣事,龙泉镇说来说去又说道了霸哥身上:

霸哥姓王,霸哥年纪不算大,现在却在龙泉说话一言九鼎。霸哥的发迹是从村里分地开始的。霸哥跟大飞都是滩上村的,滩上村坐落在埠前水库旁边,埠前水库是全省全文登有数的大水库,没大半天时间你都不能绕水库一圈。滩上村面朝昆嵛山,背靠埠前水库,有山有水,但是地少。每年村里都为土地的事情起不少纷争。霸哥的父母老实巴交,霸哥初中毕业也早早就去市里去打工了。有次回家,看见父母愁眉哭脸,父母便向霸哥解释了原因:原来村里的土地每年都要叫行,就是重新分地,口粮地是按人头分的,但是苹果地却是按照叫行,就是谁出价高,谁得。

霸哥家的苹果树刚叫过来没两年,刚要到挂果收获的时节,本来承包期是不到的,却因为村长的弟弟看上了这片果园,想承包,村长就找了个由头重新叫行,重新分。苹果树前期的投入很大,两年后刚要开始结果,你却要重新叫行,你说这事谁能忍住?

刚从市里打工回来的霸哥一听事情缘由,顿时火冒三丈。村长的弟弟怎么了?村长的弟弟就能强取豪夺?当时就抡着一根棍子想去找村长弟弟家理论。当场一言不合就把村长弟弟脑瓜上开了瓢。好在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霸哥当天就被警察带走了,父母哭天抢地,警察也不吃这一套。

霸哥的妹妹当时正在华夏人民大学政法系就读,听说哥哥的情况,连夜买了火车票,赶了回来,霸哥的妹妹叫月影,生的落落大方,美丽异常,从小脑袋就特别聪明,小时候村里人都这么形容霸哥妹妹:猴子见了她都发愁。霸哥妹妹的学习成绩一直就特别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北京政法大学,王月影当时二十二,正读大三。霸哥还不到三十,王月影对法律一道,触类旁通,举一反三,了解情况后就找上了当时的镇长,村长跟镇长是远房亲戚,村长也是因为攀上了镇长这跟高枝才得以当上村长。她跟镇长分析了村长跟镇长的关系,又讲了当时文登市市委书记的性格和任人原则。然后又从政策方面说明了当时村里没经过法律允许单方面撕毁村民跟村子所签合同,镇长还是有些水平的,也明白王月影所说的事情要是传到市里面,自己的政治前途也就提前终结,所以对公安局下了命令:放人。

霸哥从公安局的平安归来使很多亲戚欣喜若狂,后来因为霸哥的敢打敢拼,霸哥同村的大飞,虎子,还有霸哥的同学斌子就跟着霸哥,后来通过各种不违大法的手段,逐渐的在龙泉混的风生水起。王月影毕业后,听说了镇上的粮食局酒店倒闭,就承包了这个酒店。

自从王月影承包酒店以来,客源非常好,有了霸哥在背后,也渐渐没了吃饭签单的人。谁愿意吃饭签单后,自己家的房子墙上写着吃饭给钱,天经地义的标语,都乡里乡亲,还不够丢人的。

李强跟林成详细说了霸哥的发迹史,一旁传来了一阵咯咯笑声。

“大强哥,我哥的那点事,全镇基本都知道,不知道的恐怕是外乡人吧?”

李强转头一看,站了起来,“啊,月影妹妹好,这段时间生意是越来越红火了,你看我来的时候差点没座位了。”

林成同时也看到了王月影,果然是李强所说的艳丽如花,却在艳丽中又含着一丝淡雅。

王月影也朝林成看来,眼中有点异彩,却也有丝探寻意味。

“你还真说错了,他还真不是外地人,这是我兄弟林成,小时候就一起玩到大的”李强解释道。

“让开,让开,快让开”街面上传来一阵喧哗,靠窗的桌上三个人一起扭头朝窗外看去。

一匹发疯的黄牛拉着一牛车由远及近沿着温泉大街猛冲而来,接连撞到两人,仍狂奔不停,路上行人见状纷纷躲避。

林成一看疯牛撞人,身影一闪,迎着疯牛冲去,分明是想拦住那疯牛。疯牛一看有人拦路,更加发疯,速度更加快了三分。

疯牛及至近前,林成一个闪身,牛车飞速穿过,林成双手一抓车后桥,“嗨”的一声,连牛带车翻到在地。

街上众人仍然没有回过神来,似乎是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他们更愿意相信牛车是被一块大石给踮起失去平衡而翻车。

街上慢慢有人到牛车左右一看,到处找是否有石块。

饭店里的李强和王月影看林成冲过去是没反应过来,那家伙,我都没看他是怎么出去到大街上的?李强心里寻思。

及至牛车要撞到林成的那一刻,李强和王月影的担心那是肯定的,王月影甚至双手捂住了自己张大的嘴。

到林成扭翻牛车的那一刻,一只牛在半空中四蹄扬起,升到半空,却被一股大力生生给扭转了方向,向侧方倒去。

“哎哟,神力啊,真是神力”“了不得”“了不起”这得有上千斤的力气吧?

林成这时轻轻拍了拍牛车擦身而过沾到身上的土,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转身回到了酒桌前。留下了镇里议论纷纷的群众。李强和王月影仍然是一副震惊过后没有回过来神的表情。

看到林成坐下,王月影拍着胸口:“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李强像看怪兽哥斯拉一样看着林成。

“这是谁啊?这是谁?”看到这一幕的大伙纷纷跟后来没看见刚才场景的人添油加醋的描述刚才的场面,却在心中不由自主的问起这人的身份来。群众的传播消息最快,林成空手掀翻牛车的事迹却随着大家的嘴越走越远。

这是林成下山后,第一次崭露头角,这是件不大不小的事,但是林成的名声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事迹却是大震。

其实刚才林成扭翻牛车的一幕,并不是林成大力使然,而是不由自主的用上了太极的巧劲。温泉大街看似平整,其实不可能真正水平,林成手抓上大车,感到右面比左面高了那么一点,相当于车是朝左倾斜,林成瞬间手上使出一股朝左的劲力,左手向下,右手朝上,相当于转了一个圆球,将整个大车拧翻。疾驰的马车拼命向前,只要借助外力,再加上人的向外翻转之力,是很容易倾翻的,其实跟人们想象中大车让石块颠翻的道理差不多。

不过那一瞬间的听劲,能听出来的人可不多。劲使用之巧,堪称神来之笔。

延伸阅读

志达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pkw1.shtml
上海市志达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是一综合室内设计、空间规划、设施与工程管理等专职之写字

容康光子能量养身中心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us78.shtml
容康大健康公司在充分调研市场,全面分析健康养生行业现状后,以自然疗法和能量医学为核心

皮咔尼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dh54.shtml
皮咔尼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天江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n4si.shtml
天江蜂蜜是猕猴桃、黄秋葵、葛粉、枣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GPD德国馆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ulov.shtml
义乌市侨拓商贸有限公司位于浙江省义乌市国际商贸城五区市场,在义乌市政府和德国政府的直

欣溢金值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x6ao.shtml
欣溢金值医疗设备秉承“以科技为大众健康服务”的企业理念,一如既往的为广大的河南医疗事

果爱多鲜榨果汁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b8aq.shtml
东莞市果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打造集“硬件、手机支付、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

久久结婚网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gfsi.shtml
久久结婚网是中国结婚门户网站,是为中国结婚新人提供婚庆、婚礼策划、婚纱照、婚纱摄影、

依乐佳干洗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gpy.shtml
依乐佳干洗一站式洗衣连锁形式为追求高质量、快节拍生活的时髦人士提供了最理想的全新干洗

柏蓝墙衣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s4ih.shtml
柏蓝墙衣是以木质纤维及天然纤维为主要原料经特殊科学工艺加工而成,是目前在北美和欧洲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食言而肥[穿书]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几天我妈总是趁着我睡觉的时候翻我的裤兜,还好我比较机灵,每次回家都不带着本钱,她找不到钱问我,我装傻充愣的糊弄过去了!冬天来了,这个年代的冬天格外的冷,就算是穿上厚厚的棉衣也无法阻挡那种刺骨的寒冷,不过热乎的人心能将寒冷隔绝在外,我终于不用穿开裆裤了,因为两条小白腿总是被冻得通红通红的!不得不说这

  • 怀了竹马将军的崽在线阅读第7章

    我拿上我的小跑车,走到仓门前,半身斜靠在门柱上,等着他们两小只过来,一起去赛道上。可惜两只小妖都不领情。小乔在我和小空儿互怼时,就已经选好车辆了,那是一辆红色闪电——法拉利。之前她一直在试车,见我们不吵了,就飞身翻滚进法拉利正驾驶位置,具有灵性的法拉利也倒是怪听话,稳稳地接住飞过来的乔,这要是换成我

  • 王爷偏偏看上我在线阅读第十节

    翌日。黄濑凉太今天是穿了衣柜里搭配出来最帅的那身出门的。成功约到了一之濑麻美出来玩简直让他兴奋到昨天晚上差点没睡着。这不但没有影响到第二天的早起,甚至黄濑还提早了半小时到了两人约好的地点。然而在超过了约定时间将近二十分钟之后,黄濑凉太心心念念的那张面孔才姗姗来迟。“抱歉,黄濑,我迟到了!”从私家车上

  • 七王妃之终于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力!!!(4)

    范仁在街上走着,董事长给范仁半天假期,再加上周六日,他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看了看表现在下午两点了,肚子有些饿了,正想找个地方吃个饭呢,就听到脑子里传来九魂的声音:“能量即将消耗完毕,一小时后将恢复出世设置”范仁懵逼了!这是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出世设置,他问道:“能量是什么,出世设置又是什么”九魂回道:

  • 秦劲之好为瑧独占鳌头!!!

    “啊啊啊啊~~~~~~~”宫装美女抬头望天,一抹把花花的景象是她这辈子从未见过甚至无法想象的,一个白花花的胖子露着他的白色小短裤和半个屁股大叫着快速朝他飞来......“兄弟,这次,你可真的扬名天下了......”郑奇望着前面飞翔的胖子以及屁股上的大洞心中想到......“没有任何灵力波动,是天象!

  • 当黛玉控穿成贾敏[红楼]之章的:八仙过海【求鲜花评价票】(3)

    “哦?”苏木看见这两条评论,忽然来了兴趣,他想打响自己的名气自然不可能用普通人的方法过河。不过就算苏木的直播很神异,但是想要让人迅速注意到,还是差了一点。如果有人愿意连续刷一万个火箭...啧啧啧,绝对会以井喷式暴增。于是苏木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嘴角上扬道:“我自然不可能用凡人的方法过河,当然一种

  • 沙如雪,雨如烟第7章在线阅读

    他先是快速行了两针,针一下去就听老爷子闷哼了一声,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行完针,刘牧之开始轻轻在穴位附近推拿起来。当然推拿是幌子,他真正要做的是利用真气将化开的穴位气血用真气加快运行。时间不长,果见躺在床榻上的老爷子脸色微微红润了一些。“这……”张敬海吃了一惊,不确信的再次看了眼。让他失望的是,老爷子

  • 人道少年生似梦在线阅读第二章

    “早上好啊,小兰!”毛利兰因为有空手道社的活动的关系,所以早早地就来到了教室,在整理作业的时候,听到了铃木园子的声音,就下意识的抬起头回以了一个笑容:“早上好哦,园子!”“今天空手道社的练习还顺利吗?”铃木园子把书包顺手放在了自己的课桌上,然后走到了她的身边和她说话。毛利兰闻言也点了点头:“嗯,大家

  • 娘子,有毒在线阅读第七章

    望着那九口在日光的映衬下,显得端庄异常,却又神秘莫测的黑棺,马建国的心里,第一次产生了不知所措的感觉。他二十余年的传统观念,终究还是被眼前的事实,无情撕碎。看来这岛上的种种,不但不是自然形成的,还必然是被什么人精心设计过。他突然想起了刚刚登岛后,小赵汇报的打猎情况。据小赵所说,这里的野兽除了品种异常

  • 代打,出场吧[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哈哈哈……”萧和笑道:“看来我不做助理,可以改行做演员,跟你抢饭吃了。”那扎道:“那就请你手下留情,给我留一点残汤剩饭了。”萧和把脸一板,说道:“那就得看我的心情,和你的表现了。”“什么表现?”那扎问道。“嗯,这个嘛……”萧和道:“如果你平时帮我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的话,那我就考虑一下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