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演世法则之离宴(8)

作者:yy852765953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刚走了不远,许砚停下来道:“程洲哥,谢谢你。”

“你没事就好,别为了这种话伤心。”程洲不着痕迹的放下手。

“我没事,一点都不伤心。”许砚微微仰头看着程洲,笑了笑,眼中有光闪烁。

这种话只是让他难堪,让他不知所措,但不至于让他伤心流泪。

不过刚刚在背后的臂弯很温暖,隔着布料的温度,将他带出黑暗。

压抑住忽如其来的异样感觉,许砚又道:“我有点饿了,程洲哥你先去找你的朋友吧,我在那边去吃点东西。”他指了指甜点台。

见许砚真的脸上眼中都没有丝毫伤心,程洲叹了口气:“好吧,你去吧,那你就在那休息会,我们很快就来找你。”

虽然许砚看起来不伤心,但明摆着心情不好,让他自己去安静的待一会儿也好。

告别了程洲和周依人,许砚来到休息区,还顺带拿了不少甜点和几瓶荔枝味汽水。

大厅里放着轻快的圆舞曲,人们两三成群地聚在一起,穿着华贵的衣服举止有礼。

不少许砚认识的人走过这里,但都没有注意到他。他放空了思绪,低头吃着一块块甜腻的小蛋糕,高大的椅背拢住了他的身体,在角落藏匿。

许砚打开荔枝饮料给自己倒了一杯,入口甘冽,味道就像荔枝汁一样,冰凉的温度也缓解了他心中的无名火。

他听着前面几个座位的几个人闲谈,他才知道今天这个宴会是庆祝林家小女儿,林觉浓的妹妹周岁宴。

鼻子莫名有点酸。许砚又喝了一口冰凉的荔枝饮料,想起上个月自己的十八岁生日。

许丘山说没必要大办得人人皆知,没有谁是生来不同的,也许今天风光无限,明天就是万丈深渊。

许砚觉得这话很对,而应乔觉得尊重许砚的选择就好。于是他们一家人一起吃了一顿平常的饭,算作生日宴,但该有的礼物一个没少。

那顿饭可真温馨。许砚怎么也没想到,那顿饭后拍的全家福是他们今年的第一张合照,也是最后一张。

桌子上剩下的一大半小蛋糕许砚一口没动,他喝了好多杯荔枝汁,觉得越喝越透心凉,心中的火渐灭。

...

等程洲来找许砚时,他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个位子在角落里,灯光昏暗,程洲走了两遍才找到许砚。

他刚一靠近,一股带着果味的芬芳酒气扑面而来。看着桌子上的空瓶,程洲无奈:“小砚,小砚醒醒...”

这个果酒是给女宾客准备的,度数有些高,所以一般她们都只喝半玻璃杯左右。像许砚这样喝了几瓶..大概是当成了饮料吧。

许砚睁开了眼,隐约看到程洲关切的脸,嘟囔道:“程洲哥...”

“还能走吗?”程洲问。

许砚挣扎着撑着桌子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能...”

程洲轻笑,上前从背后半抱住许砚,然后带着他出了大厅。刚刚他让周依人先去地下停车场把车开出来,他去找许砚,然后一起在酒店门前汇合。

在电梯口等电梯时,许砚靠着程洲又睡了过去。看着怀里如玉的侧脸肌肤,荔枝味的果香在周身萦绕,程洲的眸光暗了暗。

“明明答应了不喝酒,结果还直接醉了。”低声说着,程洲紧了紧抱着许砚的手,怕许砚一动他没搂住倒了。

像突然察觉到自己在别人怀里,许砚睁开了眼推开程洲,自己往后踉跄几步,靠在了冰冷的墙上,喃喃低语:“别碰我...恶心...”

他一直迷糊着,直到感知到程洲抱着他,还与他说话。

潜意识里许砚告诉自己不能让‘杀父仇人’抱着,即使怀抱温暖坚定,带他踏破喧嚣,他也不能有一丝贪恋,不然会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

推开那个怀抱仿佛用了所有气力,许砚靠着墙慢慢滑坐在地上,呼吸渐渐平稳。

所幸宴会还未结束,并没有人出来看到这一幕。

沉默的立在那里良久,直到电梯到了,程洲才去扶起许砚。这次程洲没有再环住许砚的肩膀,只是拽着他的一只胳膊,任他吃痛,走得东倒西歪。

...

酒店门前周依人已经在车里等了好一会,终于等到了程洲和许砚。

“你找一下杨文,让她把许砚家的地址发来。”程洲打开后车座门把许砚扶了进去,然后自己又绕了个弯坐到副驾驶座上。

程洲面无表情的刚在副驾驶位上坐下,车里的温度仿佛突然下降,刺激得周依人一个激灵。

她看了眼醉醺醺的许砚,又看了眼看起来心情很不好的程洲,识趣的闭嘴没问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杨文把地址发了过来,然后周依人导航到了许砚家。一路上车里安静的只有呼吸交错的声音,程洲一言不发,她也不敢贸然开口。

车停在了许砚家门前,程洲下车把许砚从车里扶到了院门前,然后让他靠着铁门坐下,按响了门铃。

看到漆黑的房子里亮起了灯,程洲才转身回到了车上。两人在车上等着,直到看到有人打开了门扶起许砚,扶了进去,他们才驱车离开。

...

“周依人,男人喜欢男人是不是很恶心?”程洲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昏黄灯光,突然开口。

“不恶心,爱情是无关性别的,而且现在**伴侣很多不是吗?”周依人安慰道,她不知道程洲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程洲默然,良久:

“或许吧。”

对于许砚来说,他的心思可能确实恶心了。只是他没想到,许砚早就察觉到了。

...

第二天醒来后,许砚已经完全不记得醉酒之后的事了,不过想来也只有是程洲送他回来的了。

应乔对于许砚喝酒这件事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问他,生活一切就像原来的样子。

许砚以为那天晚上过后他和程洲的关系应该会更好,但这些天来,纵使每天程洲都来上班,而且许砚还和他一层楼,每天还要为他送水。

可许砚真切的,自那天后再也没和程洲说过话。

倒也不是他故意躲着程洲,也不是程洲故意躲着他,而是程洲整天十分忙碌。

通常上午在公司处理文件,下午就不见踪影,连带着杨文也神出鬼没,还时不时出差一两天。

转眼到了七月二十九号了,许砚向设计部经理递出设计稿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如释重负。但他总感觉生活里缺了点什么。

好几天没见到程洲了。

晚上六点半,许砚下了班。真的,他感觉自己都不像在上班,每天早上到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在。

而他每天只做做小工作,大到整理新收上来的审核过了的文件,分类标注后放在杨文办公桌上。小到,他每天只需要过来坐一坐,什么都不用做。

除了设计logo这个可做可不做的有难度的工作,他就像个公司养的闲人。

现在设计图案也交上去了,许砚都不知道自己明天要做点什么。当然,他也没忘记自己的目的。

马上...要开学了啊。许砚并不想放弃学业来寻找证据,但他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错过了,谁知道下一次机会会在什么时候。

而且毕竟时间拖得越久,仅存的证据可能会慢慢消失殆尽,许砚也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坚持不住,放弃探索这个过去式。

还好现在他绝对不会。

正当许砚洗漱完躺在床上闭目休息时,电话响了。

来电显示是周依人,许砚纳闷,他和周依人好像也不是特别熟,这么晚了她打电话给他干什么?

“喂,依人姐,怎么了?”许砚接了。

电话那边语气有点焦急:“许砚,你现在方便吗?拜托你一件事。”

“我方便,什么事?”

“今天我男朋友生日,但程总在外面喝了酒,打电话让我去接他,我这边实在不能走,你能不能帮我...”

许砚瞳孔骤然收缩。接..程洲,还是,喝醉了的。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许砚攥紧了拳,深呼吸几口气:“行,地址发我,我马上去。”

“程总的车应该就停在巴夜的停车场或附近,你打个车过去就行了。”

许砚起了床:“嗯。”

“你会开车吧?”周依人才想起来许砚才十八岁。

“没有证,但是会开,晚上应该不会遇到交警的。”说话间,许砚快速换了身衣服。

权衡了一下,周依人道:“也行。”

挂了电话,周依人微信发来了两个地址,一个是xx路158号巴夜,一个是程洲家地址。

巴夜..看着屏幕上的这两个字,许砚愣了一下。他记得,那天在茶水间听到的,也是这个地方。

许轻手轻脚的出了门,许砚拦了辆出租车。

到了巴夜门口,许砚犯了难,他既没有程洲电话,又不知道程洲在哪个包厢。

不过既然程洲是开车来的,他可以去车库等着,左右也没别的办法,许砚找保安说明了情况,去了地下停车场。

巴夜富丽堂皇,来玩的都是有钱人,让人来接都是常态,既然许砚登记了且出示了助理证件,保安就放他进去了,还告诉了他程洲的车位。

延伸阅读

海贼:给了垃圾系统之论坛系统,精英丧尸!【新书求收藏求一切】  http://www.baguf.cn/bdvs.shtml
“叮咚!恭喜玩家提升等级,当前等级为7级。”一个小时以后,叶纯再一次斩杀三个高级丧尸

荒川之主的人鱼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baguf.cn/ahe8.shtml
卓峥南扛着半醉不醒的古西颂回到家里,这人酒量不好他是知道的,在歌厅的时候也没见他喝多

恐怖漫画之收将  http://www.baguf.cn/nkk7.shtml
四档头看向秦铭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寒意,他想要反抗,但终究忍住了,曹谨淳神功深不可测,他

斗罗之方家有子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guf.cn/pn71.shtml
罗秋旻出门便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虽然青年较之四年前身形长开了不少,但罗秋旻还是一眼

老子可爱么你应该先好好锻炼身体?【2更】  http://www.baguf.cn/s5pv.shtml
“我回来了。”宇智波一族,属于宇智波青峰和他的父亲宇智波大我居住的木制房屋。站在木屋

校花的修仙狂少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guf.cn/plsh.shtml
作为港黑的首领,虽然前职业是医生,但是森鸥外的体术并不差,相反还很优秀。然而此时并没

相思阎罗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guf.cn/domk.shtml
“三千五百万。”此话一出,众人顺着声音,目光注视到二楼一个角落的包间,一个中年左右的

神级潜行者再次相遇  http://www.baguf.cn/xvgx.shtml
转眼间,到了顾盼该面试的时候了,顾盼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想起今天面试,穿了件白

奸妃得逞之劝说(4)  http://www.baguf.cn/blrj.shtml
祁云菲并不知有人在看她,此刻,她已经在香竹的带领下进了酒楼斜对面的一间首饰铺子。因着

待我了无牵挂,许你浪迹天涯之逆卷怜司☆相处!(4)  http://www.baguf.cn/gnyi.shtml
脑袋放空愣了半天,我顿时嗷唔惨叫出来,这是造了什么孽哟!现实被人类小鬼用□□打,又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始部落求生指南之第八章 将军、魅皇与马夫(上)(8)

    李群正在玩的不亦乐乎,忽然听到马蹄声便抬头看了看。远远看到来人是星河,便异常兴奋的站了起来,拍了拍旁边的一个黑甲军,示意让他玩,自己则朝星河那边走去。他刚刚走出了几步,便发觉这些黑甲军的异样。一个个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星河,似乎在排斥他。更让李群有些气愤的是,那个副队长级别的黑甲军居然直接嘲讽星河,说他

  • 云顶苍穹第四章

    尽管洁丝心里明白这场大萧条只持续到1933,之后就会好起来的。但即使只剩下四个月,日子也是相当的不好过。其他孩子不像她和汤姆一样,还可以去海边打牙祭,而孤儿院所提供的东西根本无法满足这些孩子的正常需要。而事实上,他们已经过了一周一天只有一餐的日子。虽然如此,洁丝也没笨到把自己和汤姆的那些食物和他们共

  • 浮锦(双重生)之初见康熙爷(10)

    转眼中秋在迩,府里一片喜气洋洋。因为要入宫赴宴,姐姐每日都把规矩一讲再讲,何处更衣,何处燕坐,何处受礼,何处开宴,何处退息,让我一背再背。唯恐我当日举止不当。至十五日下午,贝勒爷,姐姐都装扮妥当,我也收拾停当,遂一行人各自乘了轿子往紫禁城行去。因上大学时选修‘卷轴画史’课,故宫常有画展,所以经常去,

  • 我们曾不知道那理想的世界之当局者迷(一)

    爱情和面包对于女人,像红玫瑰与白玫瑰对男人的撕扯。选择爱情,浪漫情怀在柴米油盐的奔波中趋于平淡,浓蜜的爱恋在生儿育女的琐事中消耗褪色。疲于生活的负累,久而久之,会后悔当初的选择,感叹爱情不能当饭吃。选择面包,物欲的满足能安分虚荣心的骚动,能带来一定程度上的欣愉,但极为短暂。再优渥的物质也填补不了情感

  • 虚无虚有充满惊喜和惊吓的早晨

    翌日,晴空万里,几只麻雀落到窗台上,叽叽喳喳的吵闹着。温暖的房间内,王耀迷迷糊糊被麻雀的叫声吵醒,他习惯性的摸出了手机,惺忪着双眼瞄了一眼界面,上面显示现在的时间是06:18分。饶了他吧,才这么早......王耀痛苦的丢开手机,慵懒的翻了个身子,手一环,抱住身后的被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又是昏昏沉

  • 湖中花的影在线阅读第十章

    程慕瑾在车上安静地看着窗外像是在看风景,其实是在和系统交流。程慕瑾:系统,你除了聊天和换东西还能干什么?我要你何用?系统:都说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所以做人还是要靠自己,与宿主共勉。程慕瑾:呵,你还知道做人的道理,你是人么?把那个店主的基本信息发到我手机上,一台电脑都可以查到的事情,你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 知根在线阅读第8章

    掉进别人的回忆里,他现在就像缕游魂,对所见的一切都只能看不能摸,因而也更担心她手一抖就干出点儿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来。“他……”踮起脚尖朝人群包围圈里瞅瞅,米晨担忧道,“这是怎么了?”汤承离叹息:“断气了。”米晨震惊:“隔这么远你都能知道?”“这是在你梦里。”他一本正经地扯淡,“毕竟连我的台词都是你想象

  • 某字 难逃第1章在线阅读

    2009年10月天朝晚23点,Z市山区的一个小村落内,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村口远处迎来了一个特殊的人(姑且称之为人吧),他一跳一跳的前进着,速度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村口。呵·····呵·····呵·····只见这人站在村口处四处张望,张着一张嘴呵——呵——的喘息着。他身高有1.9米、身体呈青黑色

  • 遇见豪门(GL)在线阅读第十章

    nb.17元旦节欢欢喜喜的过去了。最后一节课翠姐改成了节目表演。付扬满脸敬佩的说:“听到隔壁班的铿锵有力的读书声,我就知道翠姐姐有多好了。”初辰轻轻勾着嘴角,默不作声。我把被棉袄罩着的胳膊放在桌子上当下巴垫,安静的听一班的同学们在讲台上不停的哼哼唱唱。我从周杰伦听到了林俊杰,从《告白气球》听到《小酒

  • 高齐说在线阅读第六节

    季老根瞳孔微缩,眉头紧皱。老大不是说这回就是建强调皮跟季曼开了个玩笑嘛,怎么又跟建国扯上关系了?“家里几个小孩子之间的玩笑闹腾,怎么还把队长和淮叔公你们给请来了?快坐快坐。”季老根镇定心神,上前迎了他们几步,嘴上还不忘给大房的孙子开脱道。淮叔公名叫季兴淮,是杨树大队季家族里最有威望的长辈了,按辈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