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最牛监察御史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蒙面悍匪 来源:17K小说网

这是一个烟雾缭绕的世界。世界里的人是戏子,世界外的人是看客。

我们就是这烟熏火燎里的戏子。

后厨的锅里熬着今天要用的红油,这应该就是这家店兴盛的理由。

姑姑在里面拿着大勺子在滚烫的油里搅动,然后依次放入各种不知名的食材。这就是传说中的配方。此时本应当在后厨的人还躺在床上。

我在外面择着葱,姑姑后厨出来,扯下挂在脖子上白毛巾擦了脸上的汗,站在空调下面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她的眉毛已经被汗水冲淡了颜色。

我们面对生活都会选择一种态度,在烟熏火燎中姑姑努力保持不失去自己,不肯承认,自己其实正在重复她母亲的人生,形式不同,却殊途同归。

“没结婚的时候,我老是和你小姑一块儿买黄瓜、买香蕉回家敷面膜。”她描眉的时候对我说。

我看着她现在的样子,瘦小的身躯,黝黑的面容,只有那双眼睛在眼眶里发出晶亮的光,而我的小姑这个时候可能正在邻市骑着装有宝宝椅的小电瓶,带着我的小妹妹在去菜市场的路上,说不定妹妹听到路边的鸟叫还会兴奋的站起来挥挥手,对小鸟打招呼,然后又被姑姑拍下去。

生活是就是一个灵魂交易的场所,想要得到,必要失去点什么,这种交易未必等价。有的人不能接受失去,未曾得到,所以云村的两间寺庙,香火鼎盛。

我其实并不知道神明能不能听到他们的诉求,但是却有神明因此各司其职。

姑姑她们再也找不回往昔的自己了。

当时看过她们的,我总想着,勉强凑在一起,何苦互相折磨。

只是,那时我还是个局外人。

锅里的油发出呲啦的声音,我在后厨的门口择菜,也能感受到里面冒出的热气。

姑姑就在里面熬了两锅油。

司南在帮我剪花菜,这是要把它剪碎放在配菜里的。我的手有些小,不太能那个用剪刀,就用手掰,司南看见一声不吭就接了过去。

我当他是觉得手掰的不好看。

叔叔这时候来了,左手夹着小皮包,右手是根刚点燃的烟。

送鱼的老头开着小三轮过来了,他拿烟的那只手在和他交流,以便直接将车停到门跟前。

尼古丁的味道飘过来,我皱了皱眉,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司南剪着花菜,时不时揉揉太阳穴。

在空中挥挥手,味道散得更快些。

他,可能也不喜欢尼古丁的味道。

又来了一批新的鱼。

每天这两个鱼缸都在迎接着新的生命,一边是黑鱼,一边是草鱼,它们是不同的品种,有不同的价值,却又面临着相同的命运。那些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除了王富曲和柳含烟,能真正做到的,大概就是餐桌上的食物了吧。

我有些想念江沭和耿煊,我们相识,这是第七年了吧,这七年之痒,应当过得了的。

这世上的东西,抓的越紧就散得越快,情深不寿,慧及必夭,刚过易折,越是到了极致,越是不得善终,就像我终是抓不住母亲一样。

这些鱼缸里的鱼,真正感觉到自己每天迎来送往。

哥哥和和妹妹打水擦着桌子,妹妹围着桌子转来转去,头上的辫子一摇一摇,煞是可爱。

我好像许久没见过我的妈妈了。

当时,她已经离开了两年。

她说,不能影响我上学。

然后那天我出门,回来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是见过的,只是那是没有灵魂的躯体,不知道算不算是她。

回到学校的时候眼睛还有些肿,我找来江沭和耿煊,我告诉她们,我们家的叶快落了,我可能快失去她了。

然后,我们三个抱在一起,我又哭了。

这个拥抱很温暖,可能会在漫长的岁月里还会逐渐升温,她们是给我温度的人,冷的时候,心挨在一起,可以取暖,可以抵抗严寒。

就是那天晚上,叶落了,我无处可依。

八月底,有点凉。

爸爸的朋友接我回家,她想我了,想要我在身边。

我来得有些慢,家里人不让我靠近她,说泪落在她的身上,她会不安心。

不知道她还知不知道我回来了。

她躺进冰棺时,鼻子里冒出一些气泡,他们说,我回来,她知道了。可是余下的几天里,是不是也会冒出一些。

那晚,院子里的有只飞蛾在绕着灯一直转一直转,弟弟面无表情,他刚刚目睹了一场叶落,看着她离去。家里的人让我找出来她的衣服,给她送去,我很自私,她自顾自走了,我想留下家的模样。

家里人说,我这样做会让她没有换洗的衣服。

她是个体面的人,我怎么可能让她有半分的不体面呢。

她的衣服,我留下了我穿过的和她最喜欢的,其中有一套,是她最后一个生日的时候,外公外婆送她的。她说,她的爸爸妈妈第一次给她买那么贵的礼物。

她的年代,作为大女儿,她总是得不到她想要的,最好的都不是她的。

后来,她妈妈的余生,把课本送到她眼前,把好看的衣服放到她的枕边,从她手里接过哭泣的弟弟妹妹,撑把伞为她遮风挡雨,都留不住她的背影,只有泪水打湿的枕头能证明,她来过,在梦里。

余生,他们都不会好过。

原谅我的自私,我想留下属于她的气息。

爸爸在托人办死亡证明。

这个夜,很凉。

她有些畏寒,却躺在冰棺里。

第二天,有人来诵经。

我听见经文,这比我当时听见的所有声音都来得可怕,这个时候,我真正醒来,真正意识到我失去她了。

江沭和耿煊请假回来,看着我从灵堂崩溃跑出来,那是我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意志奔溃的大哭,然后又淡定的回去。

有些长大,来得猝不及防。

后来回家,在院子里晾衣服的时候听到领居家一起长大的小伙伴站在阳台上喊妈,我立马扔掉手里的衣服,跑进屋,跪在她的床前,被子叠得很整齐,我捂住嘴,泪流满面。

那几日,我曾经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来找我,我恍惚了好久,见着她们,仍然可以笑得眉眼弯弯。

她们让我不要放弃读书,临走的时候,一人塞给我两百块钱。

心里突然一痛,我不知道当时心脏里除了血液还向身体输送了些什么。

这个世界,在我处在黑暗里的时候它依然围绕着恒星索取光明,就像向日葵,追逐着太阳生长。

这个世界的秋天,叶落了,把萧瑟铺在脚下。

这是一个凄美的季节,有些人走了,就有人爱上了天空,整片天空,都与她的去向相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英雄联盟当boss在线阅读第1章

    “饿……”圆小肘有气无力的走在夏日炎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身边是同样一步一挪的黑猫妙妙。“饿啊……”摸摸口袋里最后一个硬币,圆小肘深恨人类的虚伪和脆弱。明明她说的都是大实话,就因为措辞不那么委婉说的太直接了些打碎了他们的粉饰太平,就干脆掀了她的摊子真的好吗?兜里的塔罗牌轻轻一跳,似乎是与她同仇敌忾。想

  • 部落冲突之战争进化第4章在线阅读

    随着激活成功的话语落地,这本黑皮书竟然化作一道蓝色流光,侵入了秦怡的皮肤,消失不见……DarkCalling汉化意思是黑暗,召唤。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像前世那样成为虫族的奴隶,但秦怡也不愿再将自己的性命寄存在别人身上,既然重获新生,那就不再畏惧死亡,同样,也再不会胆小懦怯。此刻,秦怡的内心才发生了彻底

  • 天使的轻吻在线阅读第四节

    顾简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造了孽了,才会在这辈子遇到季萱萱。他呆在休息室里,一边让助理给他上药,一边懊恼他到底是怎么想不开,接了这部电影的?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剧本时,看了题材,就直接拒绝了。他把剧本扔到一边,对着经纪人说:“不接这个,青春爱情片,腻腻呼呼的,没意思。”可等经纪人走之后,那个剧本竟然忘了被

  • 能人异猫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一天别人都在忙碌着班级的测试,唯有莫大智一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言不发,就这样呆呆的坐着,一整天都是如此,若是换做以前可能他早就已经进入梦乡和周公聊天去了,可是至从早上做的那个梦以后就一直没有睡意,总是感觉心神不宁,眼前老师重复的浮现出那个梦境中的画面来。不知道他这样发呆了多久,班级里的同学们一个个

  • [综]别样人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暑假,便是学生们的天堂假期。沙冰,海滩,游泳。。。养老院。嗯,夏天的养老院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既阴凉又宁静,在树下坐着,还能听到几声蝉鸣,既感觉到夏日当头,又不觉得热气。“再有这种思想,你就会老化了。”死党凌爱坐在她对面如此说道。“有什么不好?去哪里不是打工,我去养老院你就这么惊奇吗?”夏若歌狠狠吸了

  • 一见倾心在线阅读第九章

    纪凯被他问得一愣,下意识地摇头说道。“没有啊。”孙玉盯着他的眼睛看,意图从他的眼中看出些蛛丝马迹,继续逼问道。“那你挖矿速度怎么会如此之快?一小时抵过别人几天!”原来是因为这个。纪凯这才知道孙玉为什么拦着自己了,扬了扬自己手中的长剑说道。“应该是我这把长剑比较锋利,所以挖起矿来就快得多。”孙玉自然不

  • 海贼王:百岁大将之你是不是喜欢cosplay

    “林羽胜……”随着一道懒散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台上的路轻寒化作一团紫色雾气随风而逝,一眨眼便落在场地中间高声宣布了这场比斗的结果。此时天界众人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纷纷向场地之中赶去欲要查看王猛的伤势。路清寒缓缓走到王猛身边探出右手放于王猛心脉之处,只见一股紫色魂力在其周身游走,王猛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

  • 网游之界主在线阅读第七节

    李雪琳在院子里喂食家禽,看着鸡鸭抢食模样。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满脸都是慈爱:“都说女人怀了宝宝变化大,果真不假!我的变化就是这般嘛!宝宝快点长大!”她发现怀孕这几天胃口出奇的好。以前不爱吃的肉食最近也变得美味了起来,还吃的很多。每到吃饭的时候,连自己老公都瞠目结舌,直呼两张嘴就是吃得多。李雪琳看他

  • 收藏家戏诸天分身在线阅读第9节

    深夜,窄小的阴巷将霓虹斑斓的喧闹商圈同悄然无人的寂静居民楼分作两股。漆黑的夜空没有星星,有的只是沉闷虚空。封汵下了车就急冲冲地往他和单熠约好的地方赶。临近期末,要背的东西多,他已经熬了好几个通宵,就刚刚他还在车上的时候还打着盹呢。这不,一下车那满脸的倦容就已经给寒风驱了大半。他原本是想着不然这一周就

  • 最后一道光【黑琴】之糊涂的粑粑

    优乐美三人腻在爸爸的身上,哪里愿意下来?只见小家伙们嘻嘻地转过头跟李雪晴摇拜拜,李雪晴才满意地转身离开。不过,李雪晴依然对许芃不假颜色,更没有跟许芃告别的意思。“吱呀,吱呀,吱呀”老旧的风扇,在摇头的时候扭转出了难听的声音。这更加衬托出了这段安静的尴尬。是的,李雪晴离开后,许芃在家里独自面对着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