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大话西游之乱世迷踪大侠舍不得他的剑

作者:赵二公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咋了,这是发生了啥!”李沐看着剑身飞在空中自焚,心都揪起来。这剑费了他一月苦功,要是就此焚毁了,哭都没地方去哭!

按照兵器谱交给他的记忆,不应该有焚剑这种事情。

李沐急了,他用意志卷起一股月琼,当头向剑泼去。

月琼冰寒刺骨性却极为温和,厚土青冥剑被月琼一淋,火势明显弱下一头。

李沐大喜。见月琼有效果当即也不吝啬,直接卷出半池月琼冲上去完全裹住了剑身。被大量的皓白月琼所压制着,剑身火焰几乎瞬间开始熄灭。

李沐心中稍安,谁想紧跟听见了一串咔嚓破裂声,厚土青冥剑上,本光洁至滑的剑表竟在此刻开裂!足足有近百道裂痕出现,弥补整个剑身。

“卧槽!”李沐一颗心又悬起来,剑要裂了?

小心翼翼的等了半晌,空中厚土青冥剑却再无异动。

李沐把剑从月琼里卷出来,此刻剑倒是不烫,只是上面多了密密麻麻的裂缝,看着尤为恐怖。

该不是废了吧?李沐担心剑已经不能用,他细细的看裂缝有深有浅,浅的只如刀划,深的却能穿剑透光!

看着剑裂成这样,李沐觉得这剑挺辛苦的,它居然还没直接碎开,勉强保持一把剑形。

“百金金刚折,我的手法失误了?”

李沐纠结,这一个月的苦工要白费不成!

李沐稍微往剑身上用力,剑身不动。他便又加了一点力。

剑还是不动。

“咦?”

李沐的用力又大一截。剑身稳如泰山,丝毫不弯。

李沐控制着剑,一剑向地面戳去,无声无息剑身直没入土中,只留一个剑柄在外。

……李沐,震惊了。

是秋雨夜。

李沐用意志抱着破了近百裂痕的剑,心里宝贝宝贝的叫。

“神了神了!”

李沐心满意足,自从铸出厚土青冥剑,心神中的兵器谱又一次醍醐灌顶,教给李沐一套仙剑术。而且写明了就叫仙家大剑术。

剑术的名非常霸气威严,摧三城剑。

至此李沐才知道这“一剑”厚土青冥,本身竟是一套三才剑阵之剑。三种剑形的“一剑”,长剑正剑就是攻伐天剑。

天剑青冥杀,地剑厚土御,而人剑可千千万万,乃剑阵根本。

“以后炼出一大堆剑来,组建个剑阵,横扫天下!天下无敌!”李沐舞剑遐想菲菲,如果当真要铸出一整套的剑阵,天剑地剑必不可少,倒是人剑,一把、一百把一千把皆可行。

人剑的数量是没有要求的。越多,“摧三城剑”阵就越强。

李沐正抱着“他的剑”笑,荒山的山脚下却悄悄站着一个中年人。

“唉……”

“舍不得,舍不得!”

这中年人叹息着,目光寻过山野,找到了山坡背后一座小院。

中年人行若山虎,杂密的山林草木竟丝毫阻挡不得他。几乎是见针插缝,沿着陡峭山路石坡,中年人干脆的向小院奔去。

“咦?怎么这里的山秃了?”中年人接近小院,在小院外一里处停下。他发现自上一次来这儿,明明茂密的山木都没了!连地上草根都被拔起,当真变成了光秃秃的荒坡。

中年人不再停留,脚下玄力腾动,一步跨过一里,直接降临在李沐的小破院前。

李沐卷着剑,忽然发现他的剑在发抖。

“难道是我铸剑太厉害,铸成剑灵了?”李沐错愕。

不应该!这剑满布裂纹,明明都破了。剑却抖得很厉害,似在挣扎,想要从李沐的手上飞出去!

李沐迟疑着松开了剑。

剑顿时化为一道模糊影,从内院往前门爆射而走。

“额……”李沐意志跟随着剑,在门口发现了一个熟悉身影。那个留下锈剑的中年酒鬼,他又回来了!

中年酒鬼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眼前欢快飞舞着的剑。

“嗯?这剑,怎会有些眼熟?”

眼熟归眼熟。

但渡贺渊打*自己没见过这柄剑。

这剑都破成这样,这种货色的剑,渡贺渊从前还看不上眼。倒是剑破成这样,居然还有灵性,让中年颇感到意外。

“你为何要围着我转?”渡贺渊伸出手,剑熟稔的飞来,自动将剑柄置上渡贺渊手心。

渡贺渊眼皮一跳,一愣,脸色便骤然暴寒下来。

“原来……”

“孤魂野鬼!胆子不小!”

“给我滚出来!”

渡贺渊抬手悍然向李沐的小院一压,一股巨大的威压爆发,山林震动,如风海在这山腰上呼啸倾泄!

“占我福运,本尊看你有缘才留下神剑,你这孤鬼竟胆如此放肆!”

一只虚幻大手在半空之中遥遥一抓,小院中的李沐骤然感到意志动摇,好像有道巨大力量在拉扯他的精神!

小院毫光绽放,破烂石墙、瓦屋、浅井,甚至是地皮都在这一瞬发光!

李沐立刻感到神魂安稳,那种拉扯的力量被完全隔绝了。

院外,渡贺渊眉头一掀,跟着皱得更深。

“倒是一处档次不低的福源……”

“哼,你以为仗一处福源,我就拿你没办法?”

伴随自己多年的神剑破成这样,就算这一处福源太深,渡贺渊这次也得给他轰个倒翻!

“湮河金鬼印!”

渡贺渊一招专打厉鬼的术印照面朝李沐砸了过来。

“卧槽!”李沐心神惧骇,他一个穿越户,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要死了要死了!”李沐怕得精神意志看都不敢看。

小半晌。

“咦?”

李沐发现他还活着。于是紧张兮兮睁开眼,却发现中年人的金鬼印早已被挡下了。

是自己铸出来的那把厚土青冥剑。它在半空中轻易就挑破了金鬼印的术印真气。

“你,需要紫阳胚石和真气?”

院子前,渡贺渊扫了一眼小院,然后又把目光看回剑上。

满身裂纹的剑,正在向他传递极渴望的想法。

剑,它想要紫阳胚石与渡贺渊的真气。

真气渡贺渊倒有,紫阳胚石也不过寻常的天才地宝。

但是......

渡贺渊去白风楼前连储物玉都送人了,别说紫阳胚石,他身上连一两白银都找不出来!

渡贺渊皱着眉,叹一口气,随手逼出来一股乳白色本命真气。

延伸阅读

皮之裕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6o5w.shtml
皮之裕皮具护理是隶属于重庆皮之裕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皮之裕,2014

信礼达工艺品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nqxv.shtml
ZULLEE竹礼是针对超市及大卖场的一个面向大众消费的中档拖鞋品牌,经典的造型,简洁

百恩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na32.shtml
百恩美容中国大规模生产家用美容仪器、重量级美容仪器的制造商诚信经营十余载!主要产品:

绿芙莱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nie4.shtml
暂无

宝篮贝贝早教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bmk8.shtml
宝篮贝贝隶属于宝篮贝贝儿童早期优化发展中心,位于北京,创始于2004年,宝篮贝贝深知

德露芠TLURE饰品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be7s.shtml
品牌简介tlure品牌发源于米兰,设计师们以给都市时尚女性提供简单、优雅、迷人的中高

兰柏珠宝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syxn.shtml
深圳市兰柏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集珠宝定制、成品零售、传统店铺与电子商

中科东亚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gw6b.shtml
暂无

御座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6jmr.shtml
御座汽车美容是隶属于河南御座汽车美容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御座汽车美容Zu

军武加盟  http://www.higherpowerweb.com/g0mb.shtml
军武灯饰总部经销批发的筒灯、吸顶灯、铝材灯、水晶灯、欧式灯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禁止死缠烂打第6章在线阅读

    “啊……不过小朔的眼睛一直都是这样子的话,倒是有点麻烦呢。”易风抚了抚额头,有些苦恼地说道。“什么……麻烦?”慕朔有些紧张起来。“嗯,小朔这个样子虽然很好看,但是出去会有点不方便呢。”易风皱了皱眉,这的确是个很令人苦恼的问题。慕小朔这双眼睛换到现代就是个宝,但是在这个迷信的古代没一生下来就被烧死就算

  • 灵魂进化手册在线阅读第四章

    自从她离开,我们就没在联系,月底了,一忙起来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加了一会儿班出来,七点多,这个点儿不晚,楼里很多人都在加班,唉,生活啊。虽然很忙,但也记得今天是她回来的日子,上电梯按了3,下去熟练地走到玻璃门。她没在,下楼,也没有,一定要说的话,心里有一定失望,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在期待着什么,所以才会

  • [兄弟战争]挽慕第四章

    插了卡,登了**,各人就玩起了各自的,新区开放前兴欣网吧里神圣静谧,屏息守候的场景瞬间转换,呼幺喝六的嘈杂声中夹杂着敲击键盘“啪啪啪”的特殊节律,这才是荣耀最原始的形态,陌生的人们因热爱而聚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并由光缆传输在荣耀的世界里捕获了瞬间抑或永恒的感官搁浅。叶修摸出根烟放在鼻子底下,烟草的特殊

  • 战争宣告什么叫大视野?

    无心听到这个声音刚开始有些呆住了,而后陷入狂喜,手舞足蹈起来。“喂,你是不是用了武技,他怎么变傻了。”看门的叶家子弟说道。“没有啊,怎么可能,我的实力你也清楚,不可能有武技可学的啊,我就动了一点点玄力而已!”另一个弟子说道,不过话里有一点心虚。“你动用了玄力!你不知道他是普通人吗,怎么可以那么鲁莽。

  • 万灵山的小警员之五十斤的距离(3)

    周南生的脑子里嗡的响了一声,“轰隆、轰隆”的噪音忽然冲进了他的耳膜,十几年前,他乘坐火车离开的时候,陈潇潇边跑边喊着什么,但是火车噪音太大了,他什么也没听到。“周医生,周医生?”李女士对着发愣的周南生挥了挥手。周南生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接过手机,仔细的打量着照片中的女孩,她看起来还是当年的模样,一点都

  • 御灵封天第4章在线阅读

    辛疾紧盯着胥长柱,手试探性的伸进衣服内兜,而胥长柱见了却面带兴奋,期待着辛疾能够掏出一把刀来做最后的挣扎。等到胥长柱看到辛疾掏出手电筒时,他人都傻了,大白天开手电筒就算是求救也没啥大用。耐心被磨灭,胥长柱心痒痒,想体验一下老鹰捉小鸡的快感,感受从受害者转变成施暴者的畅快。左脚后撤,成弓步,胥长柱全身

  • 亲亲我的妖孽相公之第五章(5)

    “饶命,薄护卫饶命。”境界的差距使得任刺刺来不及反抗就被踹飞出去,撞到大堂的柱子上,来不及运转灵力疗伤,第一时间忍着肺腑的疼跪地求饶。薄言道:“哼,不准用灵力疗伤,疼痛会使人记得更清。”这一课他们啸亭司的出身的护卫都忍受过。“是。”“啸亭司护卫第一准则是什么?完完整整的背出来。”“天地为法,主子为则

  • SJ俱乐部在线阅读巅峰对决

    风轻轻吹,傲立于地面上的两名男子身上的衣衫正在空中飘扬。高手相斗,胜败只在一招之间!上官飞全身上下的力量正凝聚于剑上,欲用最快的一招将敌人打败。任天行双掌正掌握着自身的全力一击,只见撕裂虚空的黑气正集中于掌心上。两人正在仔细的观察着彼此身上的一举一动,只要找准时机,便发动这最强的一招。“浪子神剑!”

  • 清宁笑在线阅读第六节

    在青龙帮总坛议事厅内,一个红衣中年妇女端坐在正首,右手边站着一个灰袍马脸汉子,左手边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正是七杀教智囊王须亦,女子正是那天破庙里的带头师姐。只听红衣中年妇女道:“霞儿,你把那晚的事情跟各位再详细说说。”“是,姑姑。”左手边女子上前一步,对红衣姑姑躬身道。此女名叫练虹霞,是不净宗宗主欧独

  • 〔网王+死神〕我姓手冢_榊太郎BG在线阅读第10章

    知了滋儿哇滋儿哇地吵闹了一季,又日渐消停,桂花开始飘香。沈忱披了外衫起身,推开窗时,秋风已卷着秋意袭了进来。彼时,他的伤已好了大半,王琨的那一剑本是刺向少帝,但最后却刺在他的心窝。幸而他心脏偏巧歪开那么几寸,否则现下他已被黄土掩埋,头顶长满野草。早朝后有人来报,说王琨已经问斩,头颅高悬在城门示众,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