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镇魂时代:我开启了全民进化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我真不是陈二狗 来源:飞卢小说网

唐吉自然不知此后之事,他依然很有规律地过着自己的日子,只是每天,增加一段冥想的时间,主要是通过冥想来挖掘自己记忆深处的一些东西,并把想到的功法、招式整理出来,记录在床板之上,并每日抽出时间进行习练,力使自己的身体能对相关招式运用自如。

一个月后,唐吉挑了两桶水正往菜地浇水,一阵钟声响起,这是谷内有重要事情,召唤所有人集中的信号。唐吉便把木桶放路一旁,快步往炼矿点赶去。

在炼矿点附近有一大块平整空地,因地面铺了厚厚一层矿渣,杂草不长,而即便下雨天该处亦较为干爽,于是便成了谷里集会的场所,在其北边还专门搭设了一个木台子。

待唐吉赶到时,这片空地上已经站满了人,所有人都盯着木台子方向。

唐吉看清木台子上共有7人。其中5人唐吉倒也见过,正是之前向他认错修好的林雾邪,还有其他的3位矿区头目,位置相对居中一些的那一位正是之前与唐吉交过手的严总管,严卓。

另外2人未曾在谷中见过,其1人一身白色劲装,虽有些污损,但仍看出衣服布料极为考究,另1人外披一身黑色斗篷,侧着脸,看不清其详细容貌,正独在一旁悠闲地坐着,似乎眼前一切与他无关。

不一会儿,坐着的那位黑斗篷客慢慢转过脸庞,此时唐吉才看清他左脸颊有一块刀疤一样红色印记,漆黑眼珠里射出一道精光。

此人正是唐吉未曾谋面的那位杜谷主了。

杜谷主对着人群,高声说道:“根据门里要求,近期需要加强谷内人员的管束,新上任一名副谷主!”

他转头指了指那白衣人,道:“这位便是樊副谷主,今后一段时间他将驻扎在谷里,谷里事宜由他具体负责安排!”

杜谷主看了看严卓等人,又转头对那白衣人道:“好了,樊副谷主,这里就交给你了,以后我倒省事了!对了,千万别忘了每月交矿的数额和时间,其他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白衣人淡淡道:“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呼来喝去的,很快我就会上去的,到时你我必定有一战,这一天一定不会太久!”

“哈哈,我也等着那一天,不过怎么也得2年后了,想早点上来也行,去登天梯啊,对了,很快就可以去登天梯,就看你能登多高!若能整出个惊人的成绩,那就不用在这里呆了!怎么,别害怕呀,你不去的话,那可得让我久等了!”杜谷主讥讽道。

“我会去登的,我还会用行动告诉你们,我才是真正的天才,这也是我主动下来这里的目的!不用多久,我就会挑战你,让你为今天的讥讽付出代价!”白衣人冷冷道。

杜谷主紧紧盯着白衣人的眼睛,微摆一下手指,轻蔑道:“在这个地方永远只讲实力,没实力之前少在这里放狠话!”言罢即起身离去。

白衣人愤恨地盯着杜谷主离开并消失,转过身来,高昂着头,轻蔑地对严卓道:“我叫樊鹰,你是严卓是吧,听说你之前也是预选门徒,这么多年过去了,让我看看你有什么长进了,我先让你三招,来吧!”言摆便袖手而立。

只见那严卓不自然地扯了扯嘴巴,心中似乎几经挣扎后,猛地一声断喝:“吃我一拳!”单拳冲出,向白衣人身上打去!

拳头未到,一股雄浑之力便卷得地面尘沙飞扬。那个叫樊鹰的白衣人只是轻移脚步,侧身一让,顿时严卓的拳头便落了空。

紧接着,严卓的连出数拳,如狂风骤雨一般向对方袭去,樊鹰依旧轻飘如风,形如鬼魅般一一闪过,严卓的拳头竟丝毫也没沾上他的身体,最后倒是台子一旁碗口粗的干槐树,无意被严卓的拳头带到,竟“咔”的一声,断成数截,洒落满地。

樊鹰依然不动如山,待严卓由拳变掌再次凶猛袭来时,才轻描淡写打出一掌,顿时掌掌相接,嗤嗤有声,严卓顿时连退五步,满脸涨血。

众人却见那樊鹰纹丝不动,他白衣白肤,脸上更是光洁得不像个男人,一身白色劲装之下,可看出身材极为纤弱,怎会有如此强大力量!

此时被震退的严卓双拳交叉于前,含胸收腹运力,浑身骨骼“咯咯”作响,突然蹬步跃升,右拳抡圆朝樊鹰头部击去,这一拳将腿步蹬力、腰身旋转之力以及挥臂之力集于一体,势大力沉,犹似一流星砸落。

只听到“砰”的一声,樊鹰脸色依旧,衣襟随着飞扬的尘土轻轻飘起又落下,看不出怎样出手,对面的严卓却已倒翻砸地,几次想站都站不起来,只好捂着胸口,坐在地上。

台下众人一片寂静,别说看不清樊鹰如何出手击败严卓的,就连樊鹰出没出手都看不清!唐吉虽然功力尚浅,但他眼光却异常犀利,自然能准确捕捉到樊鹰以极快鞭腿击中严卓胸部的一幕。

樊鹰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唐吉吃了一惊,在族里他也见过很多战力惊人的兽人,这个樊鹰虽然只露了两招,但唐吉认为即便是在兽人世界里,他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台下一阵喧哗,但很快又归于平静,台上站着的几个矿区的头目紧张地把拳头攥得紧紧的,但待黑斗篷客眼睛看过来时,便立即松开了,生怕被他盯上似的!

“废材始终是废材!好了,我到这里可不是来管你们这帮废物的,你们该怎么干怎么干,在此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每月必须采够足量白纹铁,不得少半分。好了,大家都散去吧!”

见识了白衣人樊鹰的实力,众人谁也没有再吱一声,纷纷散去。

唐吉看到吴老汉走在人群后面,便快步上前陪他一起离开,有老汉依然是唐吉在谷里最为熟悉、交往最多的人。刚才听了白衣人樊鹰与杜谷主的对话,唐吉有了不少疑问,于是便向吴老汉讨教。

吴老汉幽幽地看了唐吉一眼,低声道:“那樊鹰虽说是副谷主,但应该是犯了什么事被下放到这里来的!毕竟谁会愿意到这谷里呆啊。”

“那天梯是什么?怎么登上天梯就可以出谷了吗?”唐吉问道。

“听说天梯是通天岩里的一根石柱,这通天岩就是每月交纳白纹铁的地方,那是一个大溶洞,洞顶中间有一个大窟窿,从洞里可通过这个大窟窿看到天空,故得名通天岩。紧挨着这个大窟窿,有一根直插洞底的大石柱子,垂直地挺立在溶洞中心,这根柱子就叫天梯。”

“天梯能上去吗?”唐吉又问道。

“这天梯我哪有机会看见啊!”吴老汉道。“我只是听说,这个通天岩需从严卓住的那个古堡的一个密室进入,这个密室只有到每月交纳白纹铁时,方由严卓打开,进出通天岩交纳白纹铁均由他一人负责,古保外面则由四个矿区的头目把守,其他人不得入石堡内,那密室的钥匙自然也是他严卓掌控。”

“不过这里流传着太多太多关于天梯的故事。传言说天梯这根大石柱子高数百米,表面光滑无比,人上去后根本无处抓手;还有传言道天梯表面都是锋利无比的小刀片,人爬在上面犹如被千刀万剐一般,寸步难行,还有传言说天梯浑体通红似烙铁……,还有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传言,都各不相同,但终归有一样是一致的——上天梯比登天还难!不过这些传言倒底有几分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一直以来就没有人试登过天梯吗?”唐吉又问道。

“我是没有见到过登梯之人,不过听说数百年前谷里曾有人成功登上天梯,其他的都没有成功,听说最近一次谷中有人去尝试登天梯的也是50年之前的事了,结果那试登天梯之人最后却落了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登天梯想必是有什么条件限制吧?否则这么多年来怎会没有其他人去试上一试。”

“那是当然,若不是有条件限制,即便明知登梯必死无疑,谷中定有不少愿*上性命冒险一试之人!有谁愿意在此孤独终老啊!只是没一点办法,光有梦想有屁用啊,就像登天梯,我们连资格都没有,他娘地,即便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毕竟还有个希望在啊,真是太没天理了!”

吴老汉骂骂咧咧,又看了看唐吉道:“我知道你很想知道登梯的限制条件是什么,你心里肯定想无论怎样的困难,自己一定拼死也要搏上一搏,也是,小小年纪便被圈养这里,心有不甘太正常了!但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吴老汉边说着边把手朝刚刚集会的地方一指道:“你看,那木台子后面靠着的那块大石,叫龙首石,有谁在27岁之前能将这块石头抬起来谁就有资格登天梯!不管是兽人、原人都一样,这就是唯一的限制条件!”吴老汉愤愤地说。

唐吉之前也见到了那块大石,原以为木台子背靠的是一座小石山或一石壁,现在定睛细看,那是一块怪模怪样的大石头,底细上粗,表面似刀削斧凿一般,这怪石压在一块巨大平滑圆石之上,整体看上去,倒像一巨大的龙头,更引人注目的是怪石前端有一突出部,正如龙吐出的舌头似的,在突出部之下,竟有一粗铁索垂下,下有一大铁锁将其与地面那块圆石相连!

这黑魆魆的巨石,更像一座小山,人在它面前,犹如小蚂蚱一般,的确很难生出去撼动它的心思。

“我在谷底已经40年,这里每10年便会举行一次抬龙首石测试,届时上面会来人打开此锁,我们当中只有小于27岁的人才有机会参加,能抬动龙首石之人,方有登天梯的机会,但哪有这么容易啊,我在这呆了40年,竟连一个能参加登天梯的人都没出现过;至于超出年限之人,若去抬龙首石,即便抬起了,不仅不会获得登天梯的机会,还会因此而被殊杀!我因进来之时便已超过年限,况且自己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实力,自然想都不会去想这样的事,不过这些年来我倒是见过不少被关进来的年轻人,参加过龙首石测试,这些人不仅无一人成功,更有一个已超龄的人,故意报小年龄,参加了测试,并且抬起龙首石,进了通天岩,结果第二天脑袋便被放在龙首石上!”

吴老伯说到这里,眼睛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仇恨之色,转而又长叹一口气道:“有梦想是好的,有梦想就有希望;有了希望你就要拼尽全力,即便是只有那么一丝丝希望,也要全力以赴,不留遗憾,绝不能放任它白白地溜走;当然,若某日梦想最终成为了泡影,这样的结局也要有接受的勇气!因为梦想没了,希望仍在,只要活着,便有希望!对于久经绝望之人来说,如何保持活下去的信心,便是最后的希望!”吴老汉喃喃道。

唐吉看了看吴老汉,这时他说话的风格与平常很不一样,既像是对唐吉说的,又好像是自言自语,或许这是他在漫长的囚禁生崖中总结出来的生存箴言吧。

“多谢吴伯指点,我会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的!”唐吉诚恳道。他只道吴老汉是个喜欢说话聊天的人,自己又是这谷里难得的听众,因此每次与吴老汉见面,他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很多时候,唐吉会觉得吴老汉貌似一位极为普通的老人,但又莫名地让人感觉到他的不凡,不管是谈吐还是对待长期囚禁生活的态度,总让人慢慢地觉查到他与众不同之处。

唐吉直觉告诉他,这吴老汉肯定有些秘密,但有什么关系,至少他对自己的善是真的、对自己的关心也是真的,这就够了。毕竟在这如此绝望的环境中,一个人能始终保持善良,还对他人有着无私的关爱,这无疑是非常非常难得的,这样的人值得尊重!

唐吉与吴老汉又拉了一会家常,吴老汉又详细问了唐吉种菜的情况,还热心地把这个季节打理菜地的一些细节问题逐一叮嘱。

延伸阅读

航星洗涤机械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gzo1.shtml
详情请浏览本公司网址http://www.xiyif.com江苏航星洗涤机械有限公司

布妮化妆品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a9y8.shtml
布妮化妆品,成立于2011年5月,融合了头饰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头饰生产企

凤池荷语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gzr2.shtml

上海珂俐尔洗衣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gp94.shtml
南京的优洗涤设备销售中心是华东地区较具规模的一家洗涤设备销售及相关服务的专职化公司。

胡顺生魔方枕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ggo0.shtml
胡顺生魔方枕即胡顺生的发明“仰侧俯卧魔方枕”生产的枕头,并得到了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

我来洗共享洗衣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bm0x.shtml
“我来洗”致力于打造更安心、更便捷的共享洗衣平台,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与线下专有高品质

亿兆恩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a7fw.shtml
亿兆恩塑胶制品主营塑料托盘、周转箱、折叠箱、周转筐等。在橡胶塑料-塑料包装制品行业获

鸣洞鸡排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be5e.shtml
鸣洞鸡排加盟公司简介广州诚膳餐饮有限公司,是一家为全国创业者提供精准、高效、优质服务

Blue-Stone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y61l.shtml
Blue-Stone厨具总部是厨具、铝锅、不锈钢保温杯等日用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叮当来啦O2O便利店加盟  http://www.sofaforu.com/uoh3.shtml
品牌行业的享誉度全方位的管理百项增值服务新型社区O2O模式策略在新形势下的市场找准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高者为攻,低者受在线阅读第9节

    微风吹摆着窗户,发出曳曳声,像是心上人在叫自己起床。翻个身枕边依然还是空无一人。长期的提升武脉加上最近的经历,让人觉得有点累,这几个月来第一次入睡就梦到了霜儿。以为还是在霜儿身边,真是想多了梦里梦外都分不清。心境和状态如此好,你还不起床啊,师姐熬好了粥让我来叫你。当初刚来到这里,柳易因为吃醋,总是和

  • [我英]有头发的琦玉第9章在线阅读

    守卫一听这话,胆战心惊,这人看着神采奕奕,怎么是个疯子,敢冒充皇上,自己不要命了还要连累我们?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同时对叶萧寒出手。叶萧寒早知道自己没有证明身份的玉佩,一定会是这个结果,这也正中自己下怀。叶萧寒一边灵活地躲闪,一边大声地说道:“既然这皇宫不欢迎我,那我就告辞了!”叶萧寒说完,迅速

  • 直播成精app在线阅读第7节

    当今对自己奶嬷嬷还是很有感情了,奶嬷嬷的女儿如今的甄贵妃也十分的知情识趣,能讨得了自己的喜欢。为了能让奶嬷嬷安心的颐养天年和看在甄贵妃的面子上,自己平时也不介意多优待一些甄家。随着自己在位这么些年,甄家在江南的势力倒是越来越大了,自己舍不得让奶嬷嬷为难,对他们也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了。谁知道

  • 暴躁主播在线追星在线阅读第四节

    砰!胡海亮挥出去的巴掌被林毅伸手一把抓住,胡海亮扭头盯着林毅怒骂道“老子还没找你的麻烦,你他吗还敢拦老子信不信老子弄死你”哼!林毅冷哼一声手上用力一拉,抬起一脚猛的踹在胡海亮的肚子上,胡海亮惨叫一声直挺挺拍在地上,两颗门牙都被磕掉。“林毅哥哥……”盈盈俏生生的喊了一声,躲在林毅身后。林毅伸手轻轻摸了

  • 万界我为皇之天华国和亲

    “老师您辛苦了,这是学生的一点心意,不成敬意。”捏着一支玉钗塞到老师手里,欧阳千羽的笑,十分诡异。老师心惊,传言都说公主不谙朝事,顽劣成性,不解地问,“公主……这是……?”“老师,学生以后还有不懂的问题,还需老师多加提点才是。”欧阳千羽嘴角含笑,伸手轻轻地拍抚着女老师的手背。女老师了然地点了点头,“

  • 竹马总想套路我在线阅读第九章

    清风吹过林间,满枝的雪琼花随风荡漾,纷落如雨。晶莹剔透的花瓣飘满天河,在清澈的河水间闪烁着微光,远远望去,就像是无数星辰沉睡在水中。天河两岸宁静极了,只有冰晶似的花瓣在风中发出碰撞声,叮叮当当,像是花儿在吟唱。忽然间,马蹄声起,水花四溅,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只见一匹匹雄健的天马列队追随在一匹枣红马身后

  • 我用枪炮征服异界在线阅读第五章

    对于月老的欺骗,陈燕不能把他怎么样,毕竟人家是神仙,可是眼前的人总不能不可以欺负吧。想到这,她挽起衣袖,吼叫起来:“不要以为你是王爷,就可以无法无天。”谁怕谁,以为她不发威,就当她是病猫。“我怎么了?”轩炎望着王妃诱人的唇舌,忍不住靠近,结果被陈燕推开,“你这个大色狼,竟然没有经过本小姐同意这么做。

  • 三国:和诸葛大力一起登基第7章在线阅读

    轰隆隆!!上方的战斗越发的激烈,岩壁崩塌,甚至有超过千斤的石块落在附近,让叶临心惊肉跳。“银莹,你可知怀璧其罪?这昆仑中有多少与我等一样,被困在王境之下,若仙杏现世的消息传出去......后果你应该清楚!”山谷外传来巨猿的声音。“没错,我等只取一枚仙杏,并且承诺为你保守秘密。”白鹿也开口说道。“吼!

  • 王者荣耀之咸鱼荣耀在线阅读第八节

    从里包恩那里得知了关于十年火箭炮的事请,泽田纲吉有那么一瞬间大脑空白。他没有选择将十年后的里包恩对自己说的一切告诉十年前的里包恩,而是选择了隐瞒。呆呆的背上书包,一路走到学校,对狱寺隼人在路上所说的话都没有听到。拜那一句话所赐,他一整个下午都无精打采。“泽田纲吉?泽田纲吉!”老师走到他面前,书本敲击

  • 宋教授,买花吗邱霈霖的出手相助

    落雪下午还有一个标要去投,经过几年的打拼,她的公司渐有起色,手低下有200多个人,从当初的一无所有到现在的规模,落雪觉得她的努力没有白费。这是一个据省城部队的一个标,在互联网和现时反腐倡廉的状况下,有些标是完全要靠公司实力以及标书做的好坏、还有投标人员的个人能力来完成竞争的,这个标,落雪没有太多的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