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龙彧九天之第七章

作者:孤狼王者 来源:飞卢小说网

倪炎点开看了一眼,发现七条微信都是同一个内容——“倪炎!”一长溜的排下来,就跟超市里买鸡蛋一样。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窝在沙发里,点开了这个“素素”的头像,没有照片,是一条挂满了灯笼的长街。他又点开了这人的朋友圈……卧槽,屏蔽了的!

倪炎有些好奇,这到底是谁,这么脑残?!犹豫了一阵之后,他还回复了过去:“刚在洗澡,您哪位?”

瞬间素素就回了过来:“我是隔壁文产班的,久仰大名,仰慕已久了。”

倪炎一愣……果然是脑残粉……“你在大群里加的我?”

素素:“群里几百个人,哪找的到你,我找你们班同学要的。”

倪炎顿时就关了对话窗口,点开了自己班的同学群,发了一条消息:“敢问诸位,今天有没有隔壁班的找你们要过我的微信?”

一个名叫“看,有傻子”的人回复:“小火人儿是谁?”

倪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昵称没有改,赶忙进了后台改成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回了一条:“倪炎”。

又有一个“连连看”回复道:“学霸的昵称好Q啊。”

倪炎正惆怅着,眼看楼就要歪了,幸好突然看见了天际遨游的回复:“有!文产的班长!”

倪炎:“哪路神仙?”

祝一甘:“今天上午坐你旁边那个,陆总。”

倪炎暗自骂了一声“卧槽”,心想陆溟肃这个“总”,当的这么闲呢么,女装大佬都cos起来了跟我这逗乐子。他在群里回了句:“知道了,多谢。”随即又点开了那个“素素”的对话框。

“陆班长,你还喜欢cos白娘子啊?!”

“哎?你怎么知道是我?”陆溟肃也是一愣,他把朋友圈都关了,本想跟倪炎套套近乎顺便套套话,怎么还能瞬间被戳穿。

“要不是我有自己的情报网,此刻已经把你当作涉黄人员删掉了,在我这,不吃马甲这套。”

“我就是想逗你一下,”陆溟肃紧接着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下午想起来忘记找你加微信了,后面五天都没课,我就找了你们班长。”

“哈哈哈,我乐了,你的目的达到了,早点睡吧,晚安。”

“这才八点,你就要睡了?”

“天黑下来就是让人们睡觉的。”

“别啊,再聊五毛钱的呗。”陆溟肃又加了一个委屈的表情。

“好,一个字五毛,你开始说,我开始数。”

“我今天看到你了。”

“那只能说明你不是瞎子,三块五。”

“不是,我是说……哈雷!”

倪炎一惊,自己飞一样的跑下楼,就是想要躲开同学们的视线,他本想哈雷的这款小众车型不会有人知道,有些疑惑陆溟肃是怎么认出他的……“我的手表……这么显眼吗?”

“这次不是手表,是直觉。”

“一共十一块五,记得发红包,我真的要睡了,明天早班。”

“哪家咖啡厅?回头我去光顾。”

“那恐怕你是喝不着,国营的,只接待体制内的领导,不对外。”

“哪家单位?”

“晚安……Zzzz”

倪炎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扔,走到狗窝边,捡起了脚边的牵引绳给加特林拴好,牵着它就出了门。倪炎每天下班回来,不论多晚,都会带加特林下楼跑一圈,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觉得好平和,丢下手机,丢下了与这个世界的关联,只有自己……和加特林。

沿着景观河道,加特林在前边撒欢,倪炎被牵引绳拉着一路慢跑,夏末的微风已经略微凉爽了些,扫在倪炎的颈侧,有一丝丝的酥麻。跑了约有三公里,倪炎拉住了牵引绳,喊了一声:“加特林,回家。”

前方隐在夜色中的边牧回头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蹿了回来,停在他身边的时候蹭了蹭他的腿,继续向家的方向跑去。倪炎养了加特林两年,现在正是欢实闹腾又聪明的时候,倪炎带他去做绝育的时候,自己都心有不忍……这么好的血统,怎么能这么断了呢。

回到家后,倪炎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发现陆溟肃之后又锲而不舍的发了几条信息,最后一条……是一个红包。倪炎点开一看,收入24……“傻逼,还真给啊?!”倪炎无奈的笑着,转身回了卧室。

之后的几天,倪炎一如既往的上着班,有时候会有咖啡厅的小姑娘过来跟他聊几句,夹杂着一些羡慕的口吻,然而在周三上午,倪炎却听到了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的消息——单位的工作时间要变动了。

“我听说,周末要上班了。”咖啡厅的刘经理一只胳膊撑在收银台,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倪炎,一脸不满的说着。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如果周末上班,她就没法在家带孩子了。

“刘姐,消息可靠吗?”倪炎眉心一皱。

“当然可靠,我昨天去孟主任办公室,听他在跟领导打电话呢。”刘经理撇着嘴,一脸嫌弃的说道。

“卧槽,”倪炎一拍桌子,“那我怎么办,我还要上课呢!”

“小炎啊,你说你也是,”刘经理满眼关切的说,“你这样的,什么工作找不到啊,在这里混这四五千一个月,有啥出息?!”

“刘姐,你帮我看一下,我去找孟主任。”倪炎眼神一变,抬起收银台的挡板就蹿了出去。他的心里不能存着些未知扰人的事情,否则就会无止境的担忧惶恐,他要去确定这个消息,哪怕散伙,起码要解决。

半个小时之后,倪炎才回到了他的收银台,随即就开始不急不慢的收拾起东西来。

“小炎,怎么说?”刘经理看到倪炎回来了,堆着笑又跑了过来。

“我不干了!”倪炎冲着刘经理微微笑道,他没有告诉刘经理他在办公室把那个老头狠狠的骂了一顿,其实也没有由头,老头也很无辜,他只是想着反正也干不了了,便把诸多不满尽数发泄了出来,还意外的骂来了一个月的工资作为补偿。对于跟自己再不会有任何关系的人,他……就是这么任性。

“啊?怎么这么突然?”刘经理惊讶的问。

“这周末就要实行新的工作时间了,我要上课的,今天是我在这的最后一天。”倪炎笑着说,当下满心都是释放和洒脱,暂时还没有担心到今后的生活。

欣喜若狂的混完了这最后一天,倪炎把自己的私人物品全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跨上摩托车就离开了,甚至都没有再回头看这栋百年老建筑一眼……在这里待了四年,其实同事关系都很好,过的也挺开心,但是一旦离开,他从不会有任何留恋。

倪炎记得今天是周三,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白凛的咨询室。

六点二十,倪炎站在前台小姑娘的面前,微笑着看着她:“还有客人吗?”

“我问下啊!”前台小姑娘笑吟吟的看着倪炎,拿起了电话听筒,一到周三,她从上午就开始充满期待的等着晚上倪炎的出现,“白哥,倪先生来了……好。”

挂了电话,她昂起头,盯着倪炎的眼睛,笑着说:“进去吧,等着你呢。”

“谢了,”倪炎微笑着,转身的瞬间还不忘夸一句,“今天的唇色好看,清纯。”

“下次调戏我这里小姑娘的时候声音小点,十米开外都听见你那贱兮兮的腔调。”白凛靠在办公室门口,看着倪炎单肩背着包向这边跑过来,满面春风,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和十几年前在大学里初见的时候并无二样。那个时候,他是刚参加工作的心理辅导员,而倪炎,是个被入校普查测出来有心理隐患的大一新生。于是,被强制勒令定期进行辅导还仍旧一脸淡定的倪炎,认识了第一会接客一脸懵逼的白凛。

“夸她就算调戏了?”倪炎笑着,“你能不能阳光一点?!”说着,就把包往一边的单人沙发上一扔,整个人往躺椅一靠,闭上了眼睛。

“你这目的性也太强了吧,”白凛无奈的笑了一声,坐在了倪炎身边,“好歹也要表示关心的寒暄几句,客气客气啊。”

“跟你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倪炎咧着嘴,“十几年的感情,又不是塑料的。”

“唉……讨债鬼。”白凛看着倪炎,发自内心的笑着,“这一周感觉怎么样?”

“不错,碰到了以前同学,什么都不记得,你这水平……越来越高了啊,”倪炎笑道,“有关部门应该把你招了去,怎么能让危险系数这么高的人流落民间呢,这是隐患啊。”

“你真打算……就一直这样了?”白凛突然脸色一沉。

倪炎的笑容突然一僵,脸也板了下来,冷冷的说:“你知道那几年我过的什么日子,现在的状态,我很喜欢。”说罢,他突然又咧开了嘴,“快点吧,加特林还饿着呢。”随后,他听见一声沉重的叹息声,渐渐的就睡着了。

这一觉,他感觉自己睡了好久,断断续续做了些看不清画面的梦,被白凛叫醒的时候,他抬手看了下表,才七点。

“这次就半个小时?”倪炎疑惑的看着白凛,“你可别敷衍我!”

“你的状态维持的不错,半个小时就够了。”白凛起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坐了下来记录着什么。

“那我这次可就只付半个小时的钱了。”倪炎笑得灿烂,拿起包就准备出门。

“等等!”白凛突然站起身,走到了倪炎身边,倪炎脚步一顿,转过身笑吟吟的看着他:“怎么了?还有什么指示,白博士?”

“你这样……去不了根的,”白凛皱着眉头,担忧的看着倪炎那毫无血色的脸,“把催眠停了吧,我帮你治!”

倪炎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笑容,一巴掌拍在白凛的肩上,笑着说:“不用了,这样挺好的,像我这种稳定的客人,你是不是要给我打个折啊,老子半个月工资基本上都搭在你这了。”

“是你自己非要给钱的,”白凛无奈的笑道,“我说过要收你的费用吗?”

“那不行,白|嫖这种事我干不出来,享受你的服务就得给钱,下个月开始,记得给我打折,我失业了。”倪炎说完,转身就把耳机戴上,准备出门。

白凛一把扯下他的耳机,声色严厉的低吼着:“少听一会吧,就一只耳了,不怕黑猫警长来抓你吗?”

“滚你丫的。”倪炎不禁低头笑了出来,夺下了白凛手里的耳机塞进口袋里。

“你工作呢?不是在国营单位吗?”白凛问道。

“要上课,时间凑不过来,辞职了,”倪炎一脸的无所谓,随即奸笑着看着白凛,“你要小护士吗?我可以充当一下,缓解我的生活压力。”

“要啊,你明天来上班吧。”白凛突然有些惊喜。

“嘿嘿,算了算了,我啥也不懂,就不给你添乱了,”倪炎有些尴尬,指着躺椅说,“那盒巧克力是给你的,你最喜欢的那个口味。走了啊,下周见。”

看着渐渐远去的倪炎的身影,白凛皱着眉头愣了好一会,他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倪炎的声音——“不用了,这样挺好的”。是挺好的,起码有个借口,每个星期还可以多看几眼。只是,他每次看到倪炎那长过了头的睫毛,和那白到透明的脸,心里就会微微的疼,从他认识倪炎开始,那双唇,似乎从来就没有染过血色。那时候,他只是江陵A大的一个小辅导员,正是因为倪炎,他才有了拼搏的决心,博士毕业从国外回来之后,就来了云山开了这家咨询室。不论生意多好,他总会迁就着倪炎的时间,留出个时段专门等着。

“小玲,下班。”白凛朝门外喊了一声,轻轻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倪炎回到家,一打开冰箱门,就闻到了香味,一盘红烧鸡稳稳的放在里面。倪炎笑着,把盘子端了出来,发现电饭煲里温着饭,他知道老妈今天来过了,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然而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失业了,下个月还有工资发,以后怎么办?得赶紧找工作了——倪炎惆怅的想着,之所以在一个养老单位里混了那么多年,就是因为他害怕陌生的新环境。

倪炎坐在桌边满足的吃着,加特林在他的脚边满足的嚼着他丢下来的鸡骨头,一人一狗,在这当下勾勒出了一副和谐完美的画面。吃完饭,倪炎打开了手机,发出了视频邀请,很快,屏幕里又出现了一个娃娃脸的老太太。

“炎宝,鸡好吃吗?”倪炎妈笑得像花儿一样,看着屏幕里儿子的脸,她知道倪炎刚刚吃完饭,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他的嘴唇才会微微的有些发红。

“好吃!”倪炎笑着,“大老远的下次不要往这跑了,我回去吃饭。”

“你下班都几点了,跑来跑去的。”倪炎妈笑着说。

“我……辞职了。”倪炎有些失落,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那么武断的就离开那个单位,自己没了工作,老妈又要惆怅,担心自己没钱花了。

“辞就辞了吧,你好好上学,”倪炎妈完全没有不满和担忧,依然笑吟吟的看着倪炎,“大姑今天还说,你去上学了,她以后每个月给你生活费。”

倪炎一听,心中一颤,这个大姑,他才见了两面,这么热情,他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这家人,真的很好……

“钞票够用吗?”手机里又传来一个高亢的声音。

“够的够的,”倪炎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笑着说,“不说了啊,我带加特林出去兜一圈。”

“好吧,你去吧。”倪炎妈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随即挂断了视频。倪炎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扔,拴好加特林的牵引绳,带着它出了门……

延伸阅读

兴锐达自动化设备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y3be.shtml
中国在经济高速发展之后,人们的消费能力不断增强,直接导致汽车拥有率不断上升,一跃成为

喵仆直播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gmv0.shtml
暂无

蕾琪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adcv.shtml
蕾琪儿童唇膏项目介绍:蕾琪儿童唇膏总部经销批发的身体乳、霜、洗化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

红湖陶瓷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d7oz.shtml
宜兴市红湖装饰陶瓷厂是专职生产各种手工拉毛砖、仿古装饰砖、装饰用文化砖等各种新颖装饰

广州市镇兴工业器械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xloo.shtml
广州市镇兴工业器械有限公司经营据有出众技术设备的工业器械。于1992年成立一直以来为

雄狮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abtv.shtml
雄狮渔具总部成立于2013年位于中国鱼竿之乡-肃宁是台钓竿、溪流竿、打窝杆、碳素抄网

莱瑞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yfcy.shtml
莱瑞手表经销批发的表、手表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与多家少售商和

诺雅庭地毯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xgz4.shtml
诺雅庭地毯,于2013年成立深圳市诺雅庭家饰有限公司子公司。主要针对国内市场。广东诺

纯歌派对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ujjs.shtml
无锡纯歌派对餐饮娱乐管理有限公司协韩国精英合力打造新型KTV,该品牌整合国内外KTV

欣程加盟  http://www.daphucco.com/pipp.shtml
欣程滤清器,工厂坐落于河北省固安县林城开发区是国内屈一指的工业粉尘滤芯(滤筒)与除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同人)归来在线阅读第1节

    “杨帆,战斗等级,F级;知识等级,F级;天赋等级,F级;综合评价,F级。”“杨帆,马上就要升学考试了,你不仅修为低,战斗力低,天赋低,文化知识方面也不高。你这样是考不上好大学的。下一次模拟考试,如果你还是这个样子,就主动退学吧。”讲台上,一个老师模样的人郑重的说道。“老师,别等下次模拟考试了,他都在

  • 我在修真界玩大富翁新人蓝染

    白杨召回宇智波斑,收获不错看着六颗恶魔果实还有冥王设计图。可以让系统查看结构,看能不能复制出来。“要是能复制出来的话,就可以批发恶魔果实了。”说完陷入幻想之中。“系统扫描一下。”跳出个资料窗口。动物系三个分别为:长颈鹿、狂暴猩猩、奔奔兔。超人系则是:泡泡果实和硬硬果实。“好失望啊!”白杨看到检测出来

  • 隋定乾坤爱慕之心(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

    清风想了想,脑海里那个老头子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师傅在我记事起,就要求我每天读书,练画,也不要求我习武,反而是教导师姐习武,我曾问过师傅为什么不教我,但是师傅不说,我还偷偷去找师姐,让师姐教我,可是师傅发现了以后怒斥了我,并且原本不会每天检查的功课都变成了时不时的就会来查看一下,凶的话,师傅很好相

  • 玲珑阁第九章

    被叶西今这么一说,方建仁心头豁然开朗,无数念头闪过,老一辈的想法里。离婚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但有着“儿子”吊着,他心思就活络了起来。“好不容易生了儿子,却只能当私生子,方老板,舍得吗?”叶西今又一根重锤敲下来。“老方家的闺女,不能走。”方建仁对于这一点意外的坚持。叶西今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说通,“你

  • 退圈之后怎么更红了?同游京都

    门口传来敲门声,随之进来一个男的,挺高大的,说实话祈白还没有玄青高,玄青比祈白高半个头,这个男的,祈白就觉得好高,比玄青都要高上一个半头,心里想着有一米八多了。秀儿一看到进来的人,就立马乖乖坐好,喊着“大哥!”他好像挺意外除了自家妹妹们还有一个男的坐在这里和她们一起用饭。祈白悠闲的喝着饭后茶水,好饱

  • 匹夫的逆袭在线阅读第9节

    看着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弟弟,夜弥罗感觉自己像是全身泡到温水里,暖暖的,从心里迸发出一种奇特的感觉,让他再也想不起来那些血腥与战斗,整个人柔软的一塌糊涂。他嘴角绽放的笑容如春日降临般温暖,让周围的侍女们一个个脸红心跳,不敢直视。“唔……”婴儿的胃口还是很小的,两三下就喂饱了。小杀生丸打了个可爱的小哈欠,

  • 约定,那夏天在线阅读第5章

    此话直接说落杉杉不堪!落杉杉冷笑,你丫的,你才不堪,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还有脸说别人。“父亲说得对,女儿自乡下来,无父无母,的却不堪!”落杉杉低着头,顺从的回答。既然你说我不堪,那我就说你死了,回报你一下。此话一出,袁承钢果然大怒“你、你个逆女!”,“来人,给我上家法”。说话间,下人拿来了家法---

  • 二源一次方程第六章

    皇后的寝宫果真待遇不是一样的。这是姜姜此时内心的第一想法,直接把那些个跪在殿外的宫女太监给忽视了。琉璃色的瓦片、朱红的宫墙、雕花的窗户、连绵不断的回廊,目之所及之处,皆是一片豪华,金碧辉煌堪比现代的北京城故宫,窗户外是一片石林,楼台小榭皆是不落下,殿外火红的花儿开得也是极其的烂漫。“哎,狗熊,你们家

  • 皇朝脉动看谁尿裤子

    被娥姐眼睛扫过,江寒月不由打个寒颤。这女人的目光好恶心。她不由自主的紧挨张超,张超回应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有我在,必定不会让昔日惨事再次重演。把心魔斩杀在萌芽状态,张超再次飞升才不会心魔丛生。至于牛霸天,江州地下皇帝。张超心中冷笑,大鹏扶摇直上九千里,哪里在乎过地上的蝼蚁。就看牛霸天今天运气如何,要是

  • 从云顶开始当欧皇在线阅读第2节

    那宛若星辰的眼眸看过来,陆星夜觉得自己不是要溺毙在那人的眼里,就是要原地爆炸升天。少年礼貌一笑,五官精致生动,温柔的嗓音自他口中流出,“你好,有什么事吗?”陆星夜回过神来,脸刷地一下红了,脑子却突然罢工。“啊……我……我……”陆星夜局促不安,眼神不知道该看向何处,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是不是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