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被反派暴君逼婚了第2章在线阅读

作者:娜小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听到江然的名字,和谐的气氛戛然而止。

皇后默了默,道:“这孩子有心,让他进来吧。”

垂落的纱幔被宫女挽起,黑衣乌靴,身量颀长,意气风发的少年踏进。

有些人天生骨子里便带着骄傲,矜贵与生俱来。

江然便是如此,就算他吊儿郎当,不学无术,整日斗鸡斗蛐蛐,混迹*场中,都是自带从容优雅。

江然生得一副好皮囊,神态散漫,一双桃花眼总是自有笑意,只是浅浅淡淡辨不清真假。

见他今日的衣着,皇后笑着问:“可是打算去狩猎?”

“这么好的天儿,见那些血淋淋的好没意思。”江然懒洋洋地开口,顿了下,勾起唇角,“还是赏娇花,更适宜。”

他都这么说了,皇后只得道:“那阿然可要同我们一块赏花?不过就怕你嫌弃无趣呢。”

江然笑眯眯地道:“娘娘邀请,江然岂敢不从。”

皇后心里想,有什么不敢的,还有你江世子不敢的吗?

说话间,江然目光状若无意向四周随性扫去,在撞上那张熟悉的脸庞后,心弦霎时被拨乱。

原来,这是豆蔻之年的程瑶棠。

已有沉鱼落雁之姿,更张扬肆意,连发呆的表情都这么可爱。

再次相遇,江然胸腔内的心跳,越来越清晰,似乎下一刻就要蹦出来。

在皇后的带领下,聘聘婷婷的众女们执扇站起,跟随在身后。因为多了江然和霍彰,大家的心思也跟着变了,又想多瞧瞧翩翩少年郎霍彰,却又怕和江然接触。

程瑶棠没那么多想法。

心里头只有一个:今天面对江然要多加忍耐,不要吓坏小姑娘们。

世人都误以为江、程两家亲厚无间,但实际上,他们从来都看对方不顺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来血脉就相互排斥,现在的两位王爷也是相爱相杀的相处方式。

程瑶棠和江然,亦是打小就处处和对方作对,都不知道结了多少个梁子。

两个人到现在还没打起来,已经有够让人惊讶。

程瑶棠借着被各种花迷了眼,慢吞吞跟在最后头。

但不得不说,御花园的花就是比别处要长得好,鲜艳欲滴惹人怜爱,花香沁人。

不觉间,程瑶棠已经和前头的人落下一大段位置。

丹华突然喊道:“江世子!”

程瑶棠站直身子侧过头去,江然就站在旁边,定定看着她。

江然忍许久,才忍住将人拥入怀中的冲动。

“你干嘛?”与他汹涌的情绪相比,小瑶棠目露警惕,脸上明晃晃写着嫌弃。

江然感到有些受伤,但很快自我调节好,露出一抹(自认为)真诚地笑容:“上回你不是说想要株梨树吗,我有个淮城相熟的人,能找到好养活的,你还要不要?”

与此同时,霍彰状若无意转过身,就见到后面的程瑶棠与江然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脚步顿了顿,跟着慢下来。

看着江然脸上惺惺作态的笑容,程瑶棠越看越不顺眼。

还有,自己和他提过想要株梨树的事情吗?她怎么半点印象都没有。

她冷漠道:“你又想干嘛?别以为我还会中你的计!”

“我没想做什么……”

“那你离我远点。”

丢下这句话,程瑶棠冷漠脸离开。

江然问身边的随从大飞:“我上次惹怒程瑶棠,是因为什么事?”

虽然疑惑自家世子的记性问题,但大飞还是老实地回答:“上回明曦县主得了匹小马驹,您和她打*,赢了借您玩两天。您赢了,但是两天后马病死了……然后您就将马给……火葬了。”

江然:“……”

大飞连忙道:“不关世子您的事,本来就是县主自己*输了,县主也明显是被骗,那马本就是病着。而且世子后面您还请她吃饭呢!她这叫吃完不认账!”

终于回想起这件事的江然难以置信:“我以前居然这么过分?”

大飞:“?”

霍彰有些许紧张,眼角余光瞥清程瑶棠漫步过去后,连忙跟着转过身,正打算跟上去,肩膀上忽而被搭上一条手臂。

笑眯眯地声音响起:“有点面生啊小伙子?”

霍彰后背霎时紧绷。

他虽然刚刚回长安,但身边的小厮已经暗中向他介绍这些人。

搭住他肩膀的,正是名声赫赫的江世子,这位混世魔王的名头,他远在金宁都听过。

半晌,霍彰勉强微笑:“江世子,在下霍彰。”

“哦。”江然恍然大悟,“霍太傅家的,是吧。”

“正是。”

“瞧我们,这就是缘分了。”江然搭着他的肩膀往另一头走,“来来来,今天我们一起赏花啊,你是喜欢牡丹还是茉莉,喜欢茶花还是桃花?”

在霍彰呼吸微微有些局促间,江然眼中有冷意闪过。

他一睁开眼就已经在城外狩猎,马不停蹄赶回来,第一是迫不及待想见到程瑶棠,第二就是掐断程瑶棠和霍彰的这段孽缘。

折腾半天之后,他才默默接受了自己重回少年时的结果。

紧张而期待的等着答案,结果眼睛一闭一睁,他居然莫名其妙重生了。

思及此,他又略略有些许烦躁。

所以,程瑶棠到底会不会答应他?

赏花会至傍晚时结束,昏黄的光线落在皇城红墙上,灯火被点燃,一盏盏亮起,踩着这些温柔落下的光,程瑶棠坐进轿子内。

陪皇后逛了大半天,大家都是又酸又累,这会儿疲惫不堪,结果程瑶棠施施然可以坐在轿子里,她们还要走到西玉门,路程可一点也不近。

霍彰原本还想趁机同程瑶棠说话,没想到她可以坐轿子,顿时有些失落,眸色微闪。

明曦县主就是尊荣无比。

“世子,请。”

耳边传来车轮辘辘的响声,循声看去,却见一辆马车停住,江然倒是没有犹豫,直接钻进去。

见状,大飞松了口气。幸好这回世子没再说想骑马,虽然陛下没禁止世子骑马,但在宫里径直骑马,也委实有些惊人。

程、江两家,果然在长安中被给予的荣耀与特殊待遇不少。

羡慕归羡慕,更多的人,却不认为他们能够长久如此。

轿子在西玉门停下后,程瑶棠转而往旁边的马车过去。

江然掀开车帘:“阿棠!”

程瑶棠漠然睨他一眼,放下帘子。

丹华惊奇地道:“县主,江世子看起来似乎有些失落。”

程瑶棠:“我家富贵被他带走后就病死了,他怎么不失落?”

富贵就是那匹病死被火葬的马,都怪她被骗着打*,至今想起来,良心仍隐隐作痛。

大飞气汹汹地道:“明曦县主太嚣张了!居然不理世子您!”

对于江然而言,他离京前往边疆多年,那些年,程瑶棠只存在回忆中,遥远却越来越清晰。他当时没想到,在最艰难、最思乡时,每每最惦念的人是程瑶棠。

江世子目光幽深望着那辆远去的马车,半晌后低低一笑:“好怀念。”

大飞:“??”

当天晚上,程瑶棠刚用完晚膳准备回自己的院里,就听下人前来禀报:“县主,江世子牵了匹马来,说是给您赔罪的。”

程王妃叮嘱道:“你们别打起来啊。”

程瑶棠道:“我们是讲道理的人。”

江然果然牵了匹马来,就是这马有些眼熟。

等走近后,丹华惊讶喊道:“这不是‘风神’吗?”

风神是匹汗血宝马,自小就陪在江然身边,现在正是它最好的时期。毛发光亮,强壮有力,威风凛凛站在那儿,气势昂昂。

江然居然带了马来,说赔罪,程瑶棠已经够诧异了。

原先她以为江然会买匹好马,没想到带来的却是风神。

她莲步款款上前,娇柔一笑:“江世子怎么光站着?还不快给江世子搬块小板凳?”

程瑶棠神情温柔,语气客气,如果不是自信耳朵好使,都要以为自家县主说的是搬块上好的红木嵌宝石座椅来。

江然摸了摸鼻子:“风神赔给你。”

“真要赔给我?”程瑶棠挑眉,“正好我晚饭没吃饱,还能尝尝汗血宝马的味道是不是好吃。”

大飞一听倒吸一口凉气,紧紧牵住风神,生怕明曦县主真的将人拖马下去烤了。这可是汗血宝马啊!又贵又难得!

“除了我,也就只有你使唤得了风神。”江然闻言眉头都不皱一下,“既然给你,你想怎么处置都可以。”

风神是匹桀骜不驯的马。

因为只听主人的话,这让少年江然难免有几分得意,结果很快,他就被打脸了。

冷酷无情的风神在程瑶棠面前乖得不行。

程瑶棠为此嘚瑟了两个月。

当年江然郁闷得不行。

现在嘛,江然默默且不要脸的想,原来当时风神就懂得认娘亲。

今天的江然好说话得有些过分,程瑶棠露出狐疑,打量他片刻后,抬了抬下巴:“好呀,今晚就吃马肉,世子要留下来吃点吗?不吃是吧,那再见,慢走。”

自问自答,而且中间连个停顿时间都没有。

大飞心里愤愤想,明曦县主欺人太甚!上回那小马驹明明本就病了,不关世子的事!现在吃马肉居然还不分给世子,马那么多的肉吃得完嘛!

江然露出笑容,桃花眼灼灼,非但不见半点生气,反而很满足:“嗯。”

已经做好凶神恶煞表情的大飞:“???”

延伸阅读

我囚禁了漫天神佛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swedding.cn/pn74.shtml
另一个站得笔直,义正言辞道:爸妈不靠谱,我也是家里的一分子,应该为了这个家努力,过几

我叫王西平第四章  http://www.swedding.cn/gjh7.shtml
4.第六天。江无月把菜色又换了换,依然都是家常菜,只把里面的三荤换成了两荤一素。也得

幸存者传记之空舟  http://www.swedding.cn/gvix.shtml
空舟降临对每一个虚城都是难得一遇之事。在湮雾中航行十分艰难,也只有机关术的圣地机关境

英雄联盟之真三国无双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swedding.cn/a8uw.shtml
齐成早上一醒来就在他床上看到了邬元。邬元脸上青青紫紫,眼底青痕严重,闭着眼的时候还是

我靠玄学称霸全学校之战神传说(4)  http://www.swedding.cn/pzkp.shtml
“玄阳宗!”这三个字落入战玄的耳中,无异于惊雷炸响,令他心神轰鸣。这三个字自他懂事起

(剑三+斗罗)世外蓬莱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swedding.cn/nx5y.shtml
顾琼依的车子在盛世集团总部楼下停稳。车门打开,修长的美腿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地上

我的父亲叫杨过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swedding.cn/6zxm.shtml
马上就要过年了,胖子在网上查找有关这个世界新年这么过的事情,查到这里的顾念虽然热闹,

兽孩儿之第三章  http://www.swedding.cn/bp3.shtml
第三章薛东岳洋洋得意地领着高月来到庭院,对正在修剪花草的龙叔,道“龙叔,别忙活了,跟

蓝色之舞之漂亮的远房亲戚(4)  http://www.swedding.cn/p4h7.shtml
太阳才刚刚升起,老洪就来喊我了,老头见我拿着潜水器具出去,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芒果柚子和周粥崛起第一战!  http://www.swedding.cn/7p0.shtml
“不是说三百金吗?你当我不识数是不是!”张彬怒道。男人挺了挺身子,然后说道“买不起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海囚笼在线阅读第四节

    她呆呆的望着徐正宁出了神,徐正宁似乎和她说了什么,没听到回应,抬起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温沐阳迅速回过神来,问:“啊,怎么了?你说什么?”“我说,你下午去干嘛?高三的孩子不用补课吗?”“他们要补课,不过补文化课,不补音乐课,所以我周末从来不加班的,除非排练节目!”“学校的工作累吗?”“不累啊,上午他们

  • 妖尾之精灵召唤之一叶孤舟独入海(1)

    康熙三十九年。冬。一个漫天飘雪的傍晚。我,在厚厚的白雪中,艰难的快步行走。我因家境艰难不得已被卖到城中大户人家做丫头,更加具体的我仍旧一无所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已远离我的家乡。带我的小厮一面絮絮的跟我说着规矩,一面急急的赶路。从客栈出发约一顿饭的功夫,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正门却没

  • 玄幻:我成了被吹爆的天才第六章在线阅读

    战王府书房,左枭冥静静地坐在书案后,一手执信,一手轻扣桌面,“噔噔噔……噔噔噔……”一双晦暗不明的眼一直没有离开那一方书信。那信上显然是白兮兮母子二人的信息。那位神秘的北齐公主吗!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找不到你,原来是躲到了北齐皇室。你这次来东辰恐怕不只是为了国会盛宴吧!不过不管你是有什么目的,这次你都

  • 阴阳百事先天混沌体

    经过五天的修养,云天宇伤体基本上恢复其实那么重的伤能这么快恢复,和他的体质有很大关系。先天混沌体拥有很强的自主恢复能力,拥有先天混沌体的人丹田和别人有很大的差异。别人都是一个丹田,而拥有先天混沌体的人却有五个丹田。五个丹田在身体中排列成一个五边形模样。而五个丹田分别承载天地间金木水火土等五行灵力,五

  • 老子是云中鹤之章:程处默求诗!

    “众位,可否满意?”这时,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拉回了众人的思绪。众人议论纷纷,皆是赞叹谢大家的歌声。“谢大家的歌声,真的太好听了。”“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能不能请谢大家再弹奏一曲?”这时,一个身穿青衫年轻人站起来说道。“诸位,咱们的诗会要开始了,如果相见谢大家的话,诸位还是做上一首好诗为妙。”中年

  • 深渊之路第五章

    散会之后,孙以晴叫住了林温婷,毕竟明明他俩是男女朋友,却叫自己采访苏沐辰。完全是乱套了:“婷婷,叫我去采访苏沐辰有点不太好吧?而且我觉得如果是你去采访的话,或许成功的几率会更大。”林温婷疑惑的问道:“有什么不好的?为什么我采访几率会更大?”孙以晴回道:“毕竟他是你男朋友,我想……”孙以晴话还没说完,

  • 别人家的世外高人之敬圣人

    天空的云层内,三道流星划过,最后在小山村上空停住。三个白衣女子,容貌俏丽,风姿卓绝,莲足踏剑,降落到地面!“不在这里!”为首的一个女子扫视了四周,朱唇轻启道,至于那边的新坟,根本看都没看一眼!“断个尘缘还拖拖拉拉的,这两个死丫头,不知道又跑哪里疯去了!”旁边一女子抱怨道。“可儿就算了,如意一向稳重,

  • 暗香盈袖多重影分身之术

    “明天就是毕业考试了,我们现在来练习一下三身术!”教室之中,伊鲁卡一脸严肃的站在讲台,明天的毕业考试关乎着他的学生是否能从学校毕业,三身术就是必考的一题。“佐助!变身术!”佐助一脸冷酷的从座位上走上讲台。“砰!”一道烟雾过去,佐助的身影赫然变成了和伊鲁卡一模一样,伊鲁卡满意的点头。佐助解除变身术,恢

  • 怪星引力在线阅读第3章

    第三章炼髓归元禅寺在梁国众多寺院中算不上名寺古刹,却也有大小殿房数十间,僧侣百余人,在方圆数百里有着不小的名气。石逸踏着月光,沿着一条崎岖小道来到禅寺后院,熟门熟路推开一扇虚掩的木门闪身而入。禅寺后院是一片菜园,月光下依稀可见种满了各种的菜蔬。菜园旁一座禅房,窗纸上透出一点灯火,在一片蛙声虫鸣中分外

  • 主驱魔之曙光第2章在线阅读

    这个**共有8个门派,分为弈剑听雨阁(YJ),太虚观(TX),云麓仙居(YL),冰心堂(BX),天机营(TJ),翎羽山庄(毛毛),魍魉(WL),荒火教(HH)。扛本职业是YJ,TJ;辅助职业是BX;其他均属暴力打手。大多数妹子都选择玩悬壶济世,身娇体柔易推倒的BX,我则独爱男性玩家最多的YJ。不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