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别后重逢[重生]在线阅读被骗卖身

作者:安萧苏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山贼!”

“护住马车!”官兵们如临大敌。

“啊——呜呼呼——”四面八方似乎都响起了这种以壮声势的吼叫,带着山谷的回音。

夏夜心想,这些山贼还真是胆大,连官兵护送的车队都敢下手,不过心里却暗暗高兴,也许逃跑的机会来了,忙把眼睛贴到车厢的缝隙往外看。

“放下女人,让你们走!”一个洪亮的声音中气十足地喊道。

“呸!好大的口气,姓吴的,朝庭有好生之德留你们一条活路,倒让你们做大,今日可是你们自投罗网!”官兵这方面不甘示弱。

“谁死谁活将军言之过早!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杀——”

“杀——”

一时喊声震天!

双方似乎谈不拢,顷刻间就动了手。

夏夜看到护在车边的骑兵手执兵刃,个个严阵以待,突然马车一阵剧烈地晃动,把她甩到门边,她忙伸出手死死地掰住门框。

“大胆山贼,找死?!”

“兄弟们,抢马车!”

“休想——”

夏夜听到车外人吼马啸,说话间已打得不可开交,车厢里的少女们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她却心中窃喜——正是逃跑的好机会,伸手就去推门,却沮丧地发现,门被从外面闩得死死的,心中一急,也顾不得什么了,又是用肩撞又是用脚踢。

“你作甚?”无夜的声音突然冷冰冰地出现在她脑海中。

夏夜懒得理她。

“别想逃走,我可是一定要进魏宫去的,你若一意孤行,我便大声呼叫阻止你。”

夏夜突然就是一愣,停下了动作。无夜以为自己镇住了她,不由得意地一笑,没想到夏夜却低下头,开始用力将裙摆撕碎,然后迅速团成一球塞进了嘴里。

“唔——唔唔——”从夏夜口中发出愤怒地声音。

“你这个蠢货!”无夜在脑海中歇斯底里地尖叫,刺得夏夜一阵阵脑仁痛,忍不住用手拍打额头。

车里的少女们仿佛忘记了身处险地,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似地看着夏夜。她才不在意她们怎么看,又立即仰卧下来,屈起双腿,用鼻子深吸一口气,突然间两腿就像踩脚踏车似的,轮番向车门蹬去。

“咚咚咚咚!”

一番踢踏之后,夏夜明显感觉车门松动了不少。她稍作休息之后,再次举起双腿,打算这次定要一鼓作气,速战速决。她运气丹田,聚力于大腿,突然之间将腿踢射了出去——

就听“哎呀!”一声惨叫,夏夜感觉踢到了一个人,连忙翻身坐了起来,看到车门洞开,一个男人捂着小腹,痛苦地蜷成一团,跪在车辕上。

夏夜有些无措了看了他一会,立即想起自己逃命要紧,正要转身跳下马车,脚踝突然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她低头看到那个跪坐着的男人,朝她扬起一张涂得黑漆麻乌的脸,咬着牙关对她道:“我放你出来,你,你就这样谢我?”

夏夜心中一惊,想都不想地,俯下身子用拳头去打他的头,又用那只还自由的脚去踹他,希望能够从他手中挣脱出来。可是她一个柔弱的女人,哪是一个强壮汉子的对手,没几个回合下来,反倒被这人压在车门上。

他似乎已经从刚才的痛苦中缓过劲来,面朝着夏夜,故意作出一副恶狠狠地样子,一把抽出她嘴里的布团道:“啧啧啧,这些官兵真是不懂得怜香……”

“救命!救命!”无夜尖锐高亢的求救声,令那黑脸汉子猝不及防,如受音波攻击竟然滚落到车下。

夏夜趁此机会快速往车头爬去,她知道如果靠自己的双脚跑的话,早晚又被捉回来,车夫不见踪影也不知是死是活,她要自己当车夫,从这混战中冲出去,逃出一片生天来。

刚坐上其中一匹马背,突然眼角余光人影一晃,转头看到那个黑脸男已坐上了另一匹马背,并嘲讽地朝她露出一口白牙,她心中真是又羞愤又气急。

就在这时,耳边听到有人大叫:“将军,有黑衣贼人也来抢车!”

“混帐,格杀勿论!”

“黑衣人。”夏夜不由想到了钟磊,“不会是他吧?若是他的话,倒来得正好。”

“钟公子,快来救我!”没想到无夜的想法与她不谋而合,她也不跟夏夜商量,放开嗓子就喊了起来,反正如果真的是钟磊,听到声音一定会来相救。

“姑娘,你又搞哪出。”黑脸男被她一叫又是一愣。

这时,一直围着马车战成一团的官兵和山贼,突然出现一阵慌乱,一个山贼打扮的人,朝着黑脸男大叫道:“少东家快赶车走,有人要斜插一杠子了。”

夏夜回头,看到身后冲来一队人马,个个黑布蒙面,一身黑色短打,当头一人手中高举一杆花枪,舞得虎虎生风,口中高喊:“把人留下!”很是气势如虹。

黑脸男也觉出不妙,将手中缰绳狠狠地往马脖子上一抽,大喝一声‘驾’,马立即小跑了起来。

“想走,没那么容易。”一个就在身边与山贼缠斗的骑兵,看到马车要走,急得手中长枪连刺几记,将山贼逼退,一下跳上了马车,照着黑脸男的后心就扎了过去。

黑脸男听到风声,将身一歪躲过一枪,顺势倒坐马背,从身后抽出两把一尺来长宽背短刀,与那官兵你来我往打斗了起来,打着打着还跳离了马背,全然不管那马撒了泼似的,横冲直撞快将马车都扯散架了。

夏夜这时别无选择,关键时刻这一车人的性命就全在她一人身上了,她好不容易才从颠簸的马背上捡起马缰,然后使出吃奶的劲,总算将马车稳住。

“站住,前面的马车给小爷停下!”

夏夜再次听到这个声音时,已经很确定就是钟磊了,她很想停下来,可是,以她柔弱的力量根本无法勒停两匹狂奔的骏马。

“你给大爷我站住!”

“好狗不挡道,让开……”钟磊气极败坏地大叫。

“我看你是赖皮狗……”

“妈的,挡着小爷找宝贝媳妇,全都该死!”

夏夜突然感到身上像过电似的,起了层鸡皮疙瘩。

“啊!”身后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黑脸男跳到了夏夜身边的奔马上,看样子,那个官兵是被他收拾了。他从夏夜手中夺过马缰,连着抽了好几下马脖子,马儿负痛,低下头玩命似地奔跑起来。不时有官兵和黑衣人上前阻挡,黑脸男用嘴叼住缰绳,双刀左右开弓,人挡杀人,佛挡**,硬是被他冲出一条血路。

马车渐渐将混战的人群甩在身后,黑脸男将双刀插回后背,双手把着缰绳,把车子赶进一条峡谷,跑了好一阵子,眼前突然变得开阔,他们来到了一个山谷。

“吁——”黑脸男身子往后倒去,勒住了马缰。

因为惯性,马车又向前跑了一段距离,这才慢慢地停下脚步。

“下来!”黑脸男轻巧地下了马,对着车厢喊了一声。

但里面的少女都已吓得呆若木鸡,对他的话竟浑然不觉。

“怎么,不舍得走?那好,就随我到吴风寨去做压寨夫人吧!”黑脸男突然恶声恶气地道。

他的话令那些齐女顿时回过神来,争先恐后地下了车,到了地上后,她们挤成一堆,也不敢乱动。

“走啊,还傻站着干嘛?”黑脸男有些不耐烦,突然从背上拔出短刀作势驱赶。

齐女们发出慌乱的叫声,却是吓得腿都软了,更别说跑了。

这时,夏夜已从马上跳了下来,她挡在了众齐女的身前,本想质问这黑脸男有什么图谋,但从嘴里出来的却是:“敢问,去魏都要走哪条路,还有多远的路程?”

黑脸男饶有兴趣地盯着夏夜看了看,突然问:“你我可曾见过?”

夏夜不置可否地摇摇头。

黑脸男双手叉腰,大摇大摆地走到她的面前,一言不发地逼视着夏夜,似乎想将她看得清楚明白,他靠得很近,夏夜看到黑色颜料下刻意掩盖的一张年轻面孔。这样寒冷的天气,他却半敞着怀,古铜色的健壮肌肤,散发出令人无法抗拒的男性气息。

夏夜有些晕眩,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黑脸男勾起嘴唇咧嘴一笑,露出一对小虎牙道:“呵,别怕,我可不喜欢娇怯怯的大小姐。”接着他用手指了指不远处一片树林,很是认真地道,“看到那片林子了么,穿过它就能到官道,往左手再走一天就是魏国都城江厦。”

话音刚落,就见那些齐女纷纷往林子跑去。

夏夜正要跟着众人逃走,就听脑海中无夜的声音紧张地制止道:“且慢,小心有诈!”

正在这时,从通往山谷的那条峡谷传来了喧闹声,不一会,山贼们拥着几辆马车先后跑进了山谷。

他们一进谷,便将车停了下来,如同黑脸男所做的一样,把车上的女孩子都放了,赶鸭子似地把她们赶进了树林,夏夜看了看,他们大约抢了六、七辆马车。这时夏夜心想,说不定这是些专门劫富济贫的好山贼,就是想解救苦难的女孩子呢。

“莫急着下结论,再看看。”无夜的声音如一瓢冷水让夏夜瞬间平静,她承认自己有时会感情用事,但这个无夜也太小心了吧。

“少当家,快上山,那些黑衣人还有官兵追上来了。”一个敦实的方脸汉子跑过来对黑脸男道。

“爹呢?”

“大当家断后,一会就到。”

“忠叔,你说把这些女人放了,那元长离还怎么跟皇帝老子交待。唉,要是全部都给他抢了,那才要他好看。”

“少当家,已经不错了。”

说话间,几十匹马冲了出来,马上的人正是以钟磊为首的黑衣人,几个山贼打扮的人紧追其后。

夏夜这时一见钟磊,可不想被他发现。她也不去管无夜怎么说了,赶紧悄悄地退进一旁的树林子,然后撒开脚丫子跑了起来。她生怕有人追上来,就跑得很快,突然,毫无预兆的,她一下子蹦出了树林,冲到了一条宽阔的泥路上,可还没等她高兴,一辆马车冷不丁从条岔道上窜了出来,也许没想到这里会冒出个人,车夫一时刹车不及,把夏夜撞得飞出去掉在了路中间。

“啊呀,这可怎么办?”

迷迷糊糊间,夏夜感觉身边围上两个人,他们小声议论了几句,就把她抬上了马车。

夏夜其实是被撞懵了,倒没有伤到要害,很快她清醒了过来,看到正坐在一辆行驶的马车上,一个打扮得干净利落,生着一对吊梢眼的小妇人坐在自己对面。

“可吓死我了,姑娘,你没事就好。”那小妇人拍着胸口,似吓得不轻,不过见夏夜不说话,只是直愣愣地看着她,忍不住探询地问 ,“你不会说话?”

夏夜点了点头——这样倒可以省去不少解释的麻烦。

小妇人的神色忽地有些复杂,但瞬间就笑逐颜开,很是亲切地拉着夏夜的手道:“看姑娘孤身一人,这,这衣衫不整的,定是受了什么苦,唉,真是让人心疼。咱夫妇二人正要往江厦府去,姑娘若是顺路就一起去吧。”

夏夜心想现在后有追兵,也没别的地方好去,于是点了点头。

小妇人见状,笑得更甜了,她从一旁的木箱子里翻找出一件干净衣服,让夏夜换上。

马车一路疾驰,行了有大半天的路程,他们进了城。

“江厦府到了。”小妇人不忘体贴地告诉夏夜。

此时,天刚擦黑,夏夜挑开车窗的帘子往外看,这是条繁华热闹的街道,两边商铺林立,华灯初上。

“看什么呢?”小妇人轻声细语地从身后凑上来问。

夏夜闻到一股异香,刚觉得有些不妥,突然两眼一翻就人事不省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盖着香喷喷的被子,屋里点着灯,床边,一个身穿夸张大红袍,满头珠钗,艳若桃李的女子,正双臂怀胸,一脸疑惑地望着她。

“这,是何处?”无夜问。

“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本,我,我……”看来无夜也知道,不能随便暴露自己公主的身份。

“夏夜。”夏夜告诉无夜自己的名字。

“哦,我叫夏夜。”

“夏夜?不错,是个好名字。”女人望着夏夜,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

“你还未回答我这是哪里。”

“哦,这里是温香院,你哥嫂已经将你卖给我们了,这是你按了手印的卖身契。”女人说着,向夏夜扬了扬手中的一张纸。

“温香院?”

“不错,温香院是京城中首屈一指的妓院。”

“妓院!”无夜的声音尖厉得叫夏夜耳朵疼。

“莫老板,不好了,外面来了一大批官兵!”突然一个瘦得皮包骨,眼睛突得像金鱼的男子,急冲冲地闯了进来。

延伸阅读

坤捷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nfhf.shtml
坤捷毛绒玩具是由坤捷工艺玩具实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该产品属于毛绒玩具。各位家长是否都在

曼婷产后恢复辅助服饰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ul3j.shtml
聊城曼婷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产品开发、规模生产、品牌经营为主的电子商务企业,专业从事

伊莲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nvjz.shtml
伊莲家纺立志于打造中国的家纺行业的“温馨家纺,健康家纺”为理念,以下是关于Pisce

诗薇特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pngf.shtml
诗薇特面膜总部主营的是面膜、唇膏、口红、洗面奶、唇彩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MERCURY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nidl.shtml
MERCURY手机保护套是手机保护套、数据线、贴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每克拉美钻石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skeg.shtml
每克拉美成立于2010年1月,是国内首家专业的全渠道钻石零售品牌,通过网络+实体的运

九河之间驴肉火烧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u6j9.shtml
九河之间驴肉火烧加盟,九河之间驴肉火烧有三好一者火烧:内柔外酥、外脆里嫩;二者驴肉:

木丸子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dbk4.shtml
木丸子工艺品总部是木质拼图、沙画、胶画、数字油画、金粉画、涂鸦画、eva贴画、纸质拼

名河酒业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s4ss.shtml
名河酒业地处山水之城——湖南浏阳。这里群山环绕,气候湿润,特别适合微生物的自然繁殖和

康体亿佰加盟  http://www.ceknowlesdesigns.com/g8u9.shtml
北京康体亿佰健身器材有限公司(简称康体)成立于二少少三年,是中国华北地区成立早的专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签到千亿集团她是他第一个女人

    “姐姐,我也是没办法啊,谁让对方是炀二爷。”她委屈又害怕的说着:“姐姐你当时死扒着炀二爷不放,说什么这就是你找的一夜情对象。”她可没说谎,只是加了一点而已。“我当时还不停给炀二爷道歉来着,但姐姐你说什么都不放手,当众就亲了炀二爷一口。”荀曦菡听得脸都黑了:“别以为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你个臭丫头,敢

  • 甜宠无爱:妖孽殿下,请放手!第8章在线阅读

    战场上的人族白灵就有一百多个,加上两百多个妖族白灵,一共三百多团白灵五阶以上的魂火,王铭全部吞完,一下子就从白灵五阶提升到了白灵九阶,而且是白领九阶的巅峰,只差一步就可提升为黑灵了,这速度仿佛坐火箭一般。王铭的速度如迅雷烈风,扑向那地面上正处于混蒙状态中的犬妖魂火。这团黑灵一阶的魂火,王铭势在必得!

  • 我的降魔悲剧生活在线阅读金钱落地 人头不保

    系统在杨聪的命令下,让杨聪的意识回到了现实世界。杨聪趴在电脑前,嘴巴正好啃着的键盘上湿了一片。房间空调还在吹着冷气。电脑上播放的电影才播放到50:39看来现实世界只过去了不到一分钟!在杨聪进入影视影视世界后,现实中的杨聪会处于睡眠状态。醒过来的杨聪赶紧擦了擦嘴角又要渗出的口水,同时试图用力甩掉渗入键

  • 香蜜沉沉之玉昙幽香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二天是礼拜六,沈樨还有半天课要上,可怜木有双休日。等她迷迷糊糊起床的到楼下的时候,难得还没有出门的沈爸爸在楼梯口等她,笑眯眯地告诉她:“阿樨,读完这个学期你要转学去申州了,记得托你们老师买买申州的初三教材看,别忘了啊!”“啊?什么申州啊?”沈樨本能的反问,没睡好的后遗症就是反应慢半拍,“啊!啊!爸

  • 教头大人,我们楼主看上你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班级中其他人包括牧薇都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即牧薇说到:“果然是空间异能”这一刻其他人更加震惊了,空间异能在华国很是罕见,全国拥有空间异能的人不会超过百人,并且华国最强的那位就是空间型异能者。牧薇又补充道:“你的异能天赋也很好呀,刚觉醒就能使用瞬移的能力了,我刚才只是想让你描述一下,你使用异能时的感受,

  • 我真是富贵闲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半个月后,客船终于来到了华夏,当船停靠在码头,正在操作间的莫桂兰顿时激动的跳了起来,随后想到身边还有那个身边的男人,急忙压制住内心的激动!终于解放了!这半个月的时间真的是太刺激了,不仅瘦了几斤,而且眼睛的下面也出现了漂亮的卧蚕‘黑眼圈’。“现在你自由了...”少秋看着莫桂兰脸上露出激动的潮红,微笑的

  • 网游之铁血战皇之小牙

    樱醒来之后被分到了一处单人的居所,所有的日常物品,衣物都是春奈帮忙置办的。关于从她身上带回来的东西,只一件破损的白衣绯袴以及两三个已经不太看得出原来形状的御守。哥布林一族的衣物实在是有点太过于暴露。她找了春奈要了之前被褪下的衣物想着能否修补一下。她身上只穿着意见粗麻织的裹胸以及不过膝的小裙摆。露出来

  • 念念不能忘之烹油

    整一个下午,赵珩都在琢磨魏常禄醉酒杀人一事。魏恩朝把他停了职塞到甘露殿去,就能堵住御史的弹劾责骂吗?上回魏常禄当街伤人一事便在朝堂上闹得颇大,袁太傅拿了些御史们上疏的折子给她看过。宦官嚣张恣横不是一日两日了,也不止魏常禄一人,清流直臣们何以盯着魏常禄一人死磕?矛头在于魏常禄所掌的宫市。她记得上次便是

  • 看不见的使命在线阅读险境

    “轰隆……”“哗哗哗……”今日,天公不作美,云雾山脉空中绽放一道道的雷霆,轰鸣声四荡,暴雨倾盆如注,倾翻下来,罩住整个云雾山脉,显出一片烟雨朦胧。“绞……”整个山脉,只有飞禽类灵兽还在飞翔找躲避之所,其余灵兽都就近找了洞穴隐藏。云雾山脉,一线险天方向。一线险天,顾名思义,乃是一道横贯数里的狭长山谷,

  • 宸少的心尖宠儿之第二章

    “好……些了。”沉默了好一会儿,莫珏才僵硬的回答道。他对外界格外敏感,确定眼前的人类真的没有恶意后才与之答话。只是仍紧绷着的身体,使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镇定。老者是何人,一双慧眼见过的人太多了。即使莫珏掩饰的很好,还是一眼看出了眼前少年对自己的戒备。“不必紧张,老夫不会伤害你的。”雄厚的声音像